國際焦點-中港澳

因白紙革命成焦點 「李老師」:我只是記錄者,恰巧被歷史選中

  • 更新2022/12/05 17:13
  • 發布2022/12/05 15:22
  • 作者/ 國際中心

中國11月下旬接連爆發富士康工人抗爭與反封控「白紙革命」,推特用戶「李老師不是你老師」即時轉發各地示威的現場實況畫面,成為全球關注者密切追蹤的示威消息集散地,「李老師」本人也成為媒體關注焦點。在《德國之聲》4日刊出的專訪中,「李老師」透露警察已多次到他在中國的父母家施壓,但他仍會持續推文。有憂鬱症傾向的他也表示不覺得自己偉大,「我只是一個記錄者,恰巧被歷史選中」。

圖片
「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發布各地示威現場最新消息。Twitter@whyyoutouzhele 

《德國之聲》記者指出,「李老師」是在2020年從微博轉往推特發文,他表示自己「被推著從一個溫和的人到成為一個激進的人」。多名追蹤多年的網友指出,「李老師」先前在微博被「炸」了50多個帳號(因發文內容不符審查規定,帳號被完全刪除。《德國之聲》記者今年8月就曾和「李老師」接觸,當時他在推特主要是為中國被封控的學生發聲,追隨者約5萬多。他表示,自上月發布富士康抗爭消息後,開始受到更多關注,隨後更因「白紙革命」爆紅,如今追隨者已突破81萬。

「李老師」說,對於「走紅」沒什麼感覺,認為是非常危險的事,也無法帶來直接的收益,粉絲也不是為了他個人而來,而是為了他報導的新聞來的,「對我來說,有多少人看是一樣的」。但有這麼多人關注中國發生的事情,仍然讓他很感動。

「李老師」表示,自1127,也就是「白紙」抗爭爆發第二天,警察就第一次上他父母家關切,之後更曾一天造訪兩次。他們想弄清楚「李老師」發稿是否有收錢,或是有無付錢給投稿的人,也想知道他是一個人還有一個團隊。警察也向他父母表示,他可以回去「報效祖國」,不該發「這些陰暗的」。

不過父母原本其實不知道「李老師」在做什麼,知道之後非常擔心他的安全,也希望他別再發推特;目前他只要一推文,警察就會打電話到他家。

然而「李老師」目前仍不考慮暫緩發文,「我更擔心的是我閉嘴了,我這個人就消失了。我必須要保證我能說話」。他表示,會想辦法「堅持一下」。

圖片
「李老師不是你老師」推特。Twitter@whyyoutouzhele 

「李老師」說,他目前大約每天早上9時開始發文,至晚上12時結束,已經是「很輕鬆的了」,「遊行最激烈的時候,我只能睡三個小時、五個小時這樣。休息不好,一邊頭疼一邊堅持」。

「李老師」表示,他不覺得自己有功勞,也不覺得自己偉大,「真正偉大的人是敢於站出來,敢於站在街上的這些人」,他只是記錄下來,讓更多人「可以看到中國真正發生的事情」,「我只是一個記錄者,恰巧被歷史選中了吧」。

對於「白紙革命」是否有組織者,「李老師」表示,他從未收到任何投稿顯示這件事有人組織,也認為這件事是無法組織的,「怎麼可能有人在中國最大的五個城市同時策劃這個事情呢?不可能的。如果有人能策劃到這一步的話,那現在估計已經開始革命了」。

他表示,這件事「就是所有人都受不了了,然後大家全都站出來」,「就是人的本能」。

「李老師」說,過去這麼多年,人們「一直在讓步,讓渡自己的權利」,「當你退無可退的時候,你能怎麼辦呢?」但是當大家都被關得受不了了,只能這樣做,「大家都知道會被報復,出去遊行要被記檔案,要被查水表,或者要被請去喝茶。但你能怎麼辦呢?」他認為這就是一種必然發生的隨機事件,「你只要繼續高壓,你終究會面臨這樣的問題」。

面對許多悲慘的投稿,「李老師」如何調節心理狀態呢?他表示,心理問題一直都有,做網路上的憂鬱症測試,結果「永遠都是重度憂鬱症」,因此看到悲慘情況「已經不用調節了」,「在直播裡看到有人被抓走,想到的是要立刻發出去,可能快點發出去,他就多一份這種平安」,因此沒時間去想。如今回過頭來看,其實「心裡還是很難過」,「多少是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

日後示威平息,投稿減少後,「李老師」表示他會休息一段時間,關注自己的生活,因為每天都在高強度工作,「因為實在太累了」。接下來他可能會尋找謀生方式,例如賣自己的畫作,或是訪問投稿者的經歷與想法,透過部落格記錄下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