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美洲 國際-全球產經 全球產經-產業 全球產經-金融 全球產經-房產

彭博:美元狂飆突進 中國央行這一次恐怕不想大動干戈

全球各國為保護本國貨幣免受美元飆升衝擊而出手干預的央行名單越來越長,其中少了一個國家引人注目,那就是中國。

圖片
人民幣兌美元歷年走勢。彭博新聞

人民幣跌至疫情初期以來的最弱水平,雖然中國央行有許多工具捍衛人民幣匯率,但基本上還是按兵未動。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相對中間價的偏弱幅度創2015年匯改以來最大,並接近央行框定的2%波幅下限。

目前的官方言論都是關於尊重市場的。根據央視報導,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 匯率的短期波動難以預測。官方媒體《證券日報》週五(24日)引述市場分析人士報導稱,人民幣不具備趨勢貶值基礎,儘管海外宏觀環境變化,但人民幣將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雙向波動常態化。

然而,由於聯準會抗擊通膨之戰以及主要貿易伙伴貨幣急劇貶值,全球避險情緒席捲市場,壓力與日俱增。問題在於,像日本、菲律賓和印度等國那樣的直接干預,對於中國決策者而言談何容易,要知道一想到七年前的人民幣貶值片段還是不禁令人心有餘悸。因此,有序貶值看起來可能是決策者所期望得到的最佳結果。

「你確實看到了一場完美的風暴正在出現,」Union Bancaire Privee UBP SA駐倫敦的外匯策略全球主管金賽拉(Peter Kinsella)稱。「我猜想未來6個月再波動4%也並非完全不合理。」

中國央行迄今採取的最顯著行動是,人民幣中間價創紀錄地連續22天較市場預測均值偏強。人民幣仍然是一種有管理的貨幣,因此央行可以通過中間價來支配其走向,並可推高以衍生品做空的成本。中國央行近期下調了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此舉增加了在岸美元流動性。

這些措施中沒有一個足夠可以強有力地表明中國心中的底線在哪。人民幣兌美元今年已下跌近12%,勢將連續第七個月下跌,是美國前總統川普2018年發動貿易戰高峰以來的最長連跌。本月稍早,人民幣兌美元破7,但沒有濺起太多水花,表明以往的重要心理關口目前對決策者和交易員都沒有那麼重要了。

中國褐皮書國際聯合創始人米勒(Leland Miller)表示,「在一個強勢美元的世界裡,中國央行沒有太多好的選項可以幫助釋放壓力,」

加大賭注和直接干預將是一個高風險的決定。七年前的人民幣貶值片段記憶猶新,當時中國似乎陷入了資本外流和人民幣貶值的無限循環。2015年和2016年估計有1.7兆美元資金流出中國。自那時以來,中國堵住了一些資本外流的漏洞,新冠清零政策也有助於讓居民和他們的資金留在國內。

從政治角度來看,對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而言,採取任何有可能給中國金融市場增添風險的措施都沒有什麼好處。在10月份舉行二十大之前,中國政府將穩定作為重中之重。

在全球市場環境日益極端避險化的背景下,中國在確保人民幣兌美元有序貶值方面取得了微妙的成功。沒有恐慌的跡象出現:一項衡量人民幣預期波動的指標和一項看跌期權指標均遠低於年內峰值,且從未觸及2015年匯改後達到過的水平。

SEB AB亞洲策略主管維克托利諾(Eugenia Fabon Victorino)表示,「只要美元/在岸人民幣維持雙向波動,中國央行就會有一些喘息的空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