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美洲 國際焦點-亞太 國際焦點-歐洲 國際焦點-中東 國際焦點-非洲

彭博新聞:美國孤立中俄失敗 主打民主價值觀對小國不夠實際

  • 更新2022/08/19 16:44
  • 發布2022/08/19 16:45
  • 作者/ 林宜萱

美國帶頭率領世界想孤立俄羅斯、圍堵中國,但各國面臨經濟、能源等挑戰,必須先為自己打算,不能只高談民主人權價值觀。非洲、中南美洲對孤立中俄的意願不高,而二十國集團(G20)實際追隨美國的也只有一半。

彭博新聞報導,七國集團(G7)領袖今年6月在德國會面時,誓言與烏克蘭站在一起長期抗俄,但放大到G20來看,G20並沒有那麼相挺。G20輪值主席印尼17日證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俄羅斯總統普丁都會參加11月在峇里島舉行的峰會。

G20成員的經濟產出佔全球85%,更能夠反映全球國家觀點。G20成員只有一半加入制裁俄羅斯的行列,印度、印尼、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南非、智利、甚至美國南方鄰居墨西哥,都沒有跟隨歐美這一步。

圖片
紅色為有對俄羅斯祭出制裁的G20國家,藍色為未制裁。可以看出G20只有一半制裁俄羅斯。彭博新聞

現實就是:世界大多數地區並沒有準備好跟著歐美孤立俄羅斯,這使G7想要對俄國石油設定價格上限的想法更遙不可及,俄羅斯和中國也能更加大膽的追逐自己的目標。

歐洲制裁俄羅斯都自傷三分,曾遭殖民的國家擔不起、也不願擔

印度總理莫迪7月初與普丁通電話,討論如何加深貿易;南非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批評美國主導的制裁;土耳其評估,制裁俄羅斯會重創土國自己的經濟和政治利益,損失上看350億美元(約1兆元台幣)。民調領先的巴西總統參選人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認為,戰爭爆發,烏克蘭要負的責任和俄羅斯一樣多,至於有「巴西川普」之稱的現任總統波索納洛,就更不用說了。

俄羅斯上月開始為埃及建造核電廠,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利用機會強調,俄羅斯過去對非洲解放運動的「支持」,並稱糧食危機是西方制裁所導致,而不是俄羅斯封鎖烏克蘭黑海港口。

經濟上的需求,是各國保持沉默的原因之一。但還有其他問題,例如與俄羅斯的歷史淵源、美國表現出遠離當地的跡象,還有對於歐美這些前殖民大國的不信任,在那些曾被殖民的國家眼裡,覺得更虛偽。

石油大國:沒必要在美中之間二選一

在圍堵中國方面,美國與盟友的成果也有限。許多G20成員繼續與中國進行大宗交易,例如沙烏地阿拉伯。

圖片
G20多數成員與中國的貿易額(白線),多於與美國(黃線),除了墨西哥、加拿大、義大利。彭博新聞

沙國主導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與俄羅斯關係良好,對中國也友善;沙國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 )想要打造1個包含鏡像城市「The Line」在內的巨型建案「NEOM」,佔地與比利時的面積差不多。穆罕默德近日表示,已經有許多中國公司展開與NEOM相關的業務。

沙國駐美大使瑞瑪(Reema bint Bandar)上月表示,「就像同一條街上可以有麥當勞,也可以有漢堡王」,沙國沒必要在美國和中國的技術之間二選一。

非洲:中俄有投資、有禮遇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本月7日訪南非,接著訪剛果民主共和國、盧安達,似乎是想重新加強對抗中俄的宣傳敘事。

在非洲,中非合作論壇每三年登場一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幾乎會與所有參與的元首進行一對一會晤;輪到中國主辦時,中國用紅毯盛大歡迎這些非洲國家領袖,非洲小國幾內亞受到的待遇不輸非洲大國奈及利亞。彭博新聞指出,這是美國缺乏給予的重視。

中國很清楚,每個非洲國家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都有1票,在外交上能夠獲得回報。今年稍早,美國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一封譴責中國侵犯新疆人權的信,上有47個國家簽署;古巴代替中國發表反擊聲明,結果有62國支持,大多是南半球國家。

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與俄羅斯有密切商業往來。俄羅斯寡頭維克塞爾伯格(Viktor Vekselberg)與ANC的控股公司「總理府」(Chancellor House)共同投資喀拉哈里聯合錳礦公司;最新財報顯示,這間錳礦公司是ANC的最大資金來源。

主打民主人權,對南半球政府不實際

美國總統拜登說,他歡迎非洲領袖12月赴華府參加峰會,在共同價值觀的基礎上促進美國的經濟參與,應對疫情、氣候變遷和糧食安全,並加強對「民主和人權」的承諾。

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左)等G7領袖6月在德國舉行峰會,但對亞、非、拉美其他國家而言,富裕國家的小圈圈研討對抗中俄,無法幫助他們解決經濟問題。彭博新聞

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全球傳播學副教授雷普尼柯娃(Maria Repnikova,)指出,比起高談價值觀,中國以教育、就業為核心,展示自身科技和減少貧困的成果,並務實應用「軟實力」,這對南半球國家更有吸引力。

雷普尼柯娃指出,俄羅斯也正在用不同的方式來吸引南半球國家,影響力雖比中國弱,但仍持續透過社群媒體、外交語言來強化自身立場。這種方式在非洲、亞洲、拉丁美洲都適用。

7月下旬,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想在南美洲經濟組織「南錐共同體」(Mercosur)峰會上發言,被南錐共同體斷然拒絕。

印尼保持不結盟立場,扛住美國要求不讓普丁參加G20峰會的壓力,同時邀請俄羅斯和烏克蘭參加峰會。印尼總統佐科威6月底訪烏克蘭基輔和俄羅斯莫斯科期間,中國的絲路基金(Silk Road Fund)簽署了一項對印尼的30億美元(約901億元台幣)投資。

著有《中國軟實力》(Chinese Soft Power)的雷普尼柯娃說,近期這些事件,凸顯大國爭奪影響力的行動越發深入,小國轉換陣營的機率更低,「除非提供非常重大的條件」。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