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環保 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美洲 國際焦點-亞太 國際焦點-歐洲 國際焦點-中東

【太報專題】俄烏戰爭讓各國重寫能源計畫 現在擁核還來得及嗎?(上)

  • 更新2022/09/20 10:08
  • 發布2022/09/20 09:57
  • 作者/ 林宜萱

先進國家朝可再生能源轉型,天然氣和核電權充為過渡期的選擇。然而,俄烏戰爭爆發後,天然氣大國俄羅斯為對抗歐美制裁而減少供氣,使原本仰賴天然氣的國家重新評估起核電的作用、或重寫能源計畫;要考量的事情很多,電廠本身的安全性、環保、供應鏈安全、經費等,都是影響核能性價比的變因。

戰爭中的核電廠安全

俄羅斯進攻烏克蘭期間,曾砲擊烏國東南部札波羅熱核電廠(Zaporizhzhia nuclear plant),之後佔領電廠,將其當作部隊陣地,引發外界對於電廠受損、輻射外洩的擔憂。

核電廠反應爐外有厚實的安全殼,可以承受一定程度的衝擊,但這不會是最有效的防禦;如果敵軍有心摧毀反應爐,對安全殼反覆多次打擊,還是可能辦得到。即使安全殼可以擋下砲火,也不保證核電廠的安全,因為反應爐之外的其他設施仍可能導致風險。

圖片
烏克蘭札波羅熱核電廠。路透社

1991年6月,斯洛維尼亞脫離南斯拉夫獨立時,預期該國東部克爾什科(Krsko)的核電廠可能會被南斯拉夫軍攻擊,便分析了核電廠5項最重要的安全功能,以此制定防禦措施。這5項分別是:次臨界狀態、爐心冷卻、熱沉(Heat Sink)、主系統完整性、核燃料儲存。

斯洛維尼亞的結論是,若遭受直接的軍事攻擊,最簡單有效的應對方式是以次臨界狀態來達到「冷停機」,因為在任何狀態下,次臨界狀態都可以透過硼液(冷卻劑)來維持。

如果選用爐心冷卻,向爐心注水這一步就需要額外的電力供應,這是一個潛在的弱點。而將核燃料從反應爐取出、移動到儲存池的過程,也可能會降低安全性,因為儲存池不在反應爐安全殼內。

此外,核電廠也可能受到網路攻擊,透過惡意軟體操控數據,使工程師誤判狀況,演變為嚴重事故。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核能政策專家希布斯(Mark Hibbs)在向英國國會作證時表示,他認為俄軍不大可能刻意攻擊烏克蘭核電廠來實現戰爭目標,尤其如果俄國還打算永久控制烏克蘭領土;此外,俄羅斯也無法阻止輻射汙染飄到俄國領土上。

因此,歐洲國家對於能源是否能穩定供應的擔憂,似乎大於對核電廠安危的考量。在歐洲抵制俄國油氣、俄國減供作為報復後,歐洲開始重回核電懷抱。

圖片
烏克蘭札波羅熱核電廠控制室。路透社

各國修改能源計畫

芬蘭、瑞典、法國、西班牙等國家較不需擔心,因為即使增加風電和太陽能,這些北歐和西歐國家原則上也支持核能,核能最大國法國還計劃2050年前再建14座新反應爐;原本計畫最後2座核電廠要在2025年除役的比利時,也決定讓核電廠延役10年。預定今年關閉最後3座核電廠的德國,則是保留其中2座的重啟權。

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等中東歐國家選擇擴展核能、招標興建新的反應爐。拉脫維亞國防部長3月時還提議與愛沙尼亞一起蓋1座核電廠,雖然愛沙尼亞公共電力公司Eesti Energia執行長先前已經委婉地說,波羅的海國家電力消耗沒有大到需要加蓋反應爐。

核電是個造成歐洲分歧的議題。《時代》雜誌一篇文章指出,大多數歐盟國家都支持核能,但德國、奧地利、盧森堡、丹麥、葡萄牙呼籲歐盟執委會不要將核電納入可以取得金融補助的綠能清冊裡;奧地利強調,他們有充分證據可顯示核能有多危險。

但是《時代》也寫道,這些歐盟國反對核能的原因「很複雜」,不完全是對能源和國安的考量。德國和奧地利在日本福島核災後,勾勒起車諾比核災時對蘇聯的無力感,「反蘇聯情緒與反核情緒融合在一起」;而葡萄牙反核能的根源是與西班牙在歷史上固有的緊張關係,而且西班牙10座核電廠裡有4座使用太加斯河(Tagus River)的河水作為冷卻,河水最後會流向葡萄牙。

圖片
德國艾森巴赫(Eschenbach)的伊薩2號核電廠。路透社

在亞洲,近代最知名核災的發生地點日本,也回頭尋求核能;首相岸田文雄8月宣布將重啟停機中的核電廠、建造新一代反應爐,目前運作中的核電廠則會延役。南韓新任總統尹錫悅政府8月公布的世紀電力計劃草案中,核能佔比由前一版的23.9%升至32.8%,計劃2030年前再增建4座反應爐、10座舊機組則延役。

越南2016年擱置2座核電廠興建案,現在打算重審。菲律賓巴丹核電站1984年建成後就封存,完全沒有商轉過,新任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也計畫展開重啟這座核電廠的討論。

風險評估公司WoodMac的亞洲能源研究主管懷特沃斯(Alex Whitworth)對路透社表示,若化石燃料在接下來3至4年內都居高不下,這可能就會開啟核能的黃金時代,特別在亞洲,「他們對價格最敏感,需求也最大,且由於歐美經濟衰退,接下來幾年的能源需求成長有8成都會在亞洲」。

懷特沃斯說,核能目前提供亞太地區約5%電力;根據已經確定的建案,預計至2030年這個佔比會上升到8%。據WoodMac估計,亞太地區未來10年的能源建設資本支出將高達2.9兆美元(約90.3億元台幣)。

圖片
數據來源:風險評估公司WoodMac亞洲電力與可再生能源部門。太報製表
圖片
數據來源:風險評估公司WoodMac亞洲電力與可再生能源部門。太報製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