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東北亞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生活-性別

兩個韓國都曾以為他得病,送他進醫院 — 唯一公開出櫃的「脫北」男同志:張英進

  • 更新2021/03/23 16:25
  • 發布2021/03/23 15:58
  • 作者/ 黃梅茹

那年是 1997 年,深怕張英進是北韓來的間諜,南韓官員對這位脫北者進行超過 5 個月的盤問,最後張英進只好坦承,自己是因為對太太沒性慾才決意逃到南韓。接著,他被官員釋放了,但他也像在北韓一樣,被送進了醫院。

圖片
張英進費了好大的力氣逃離北韓,抵達南韓後才曉得自己原來是男同志。(圖片來源/擷取自 CNN 影片)

他在那個「沒有同性戀」的北韓摸索 30 多年

1959 年出生自北韓的張英進(Jang Yeong Jin)曾當過軍,他患上結核病後便退伍,自此過著平凡的勞動生活。身為成年男子,他在家族的安排下與一位數學老師結婚,但新婚之夜時他遇上人生最大的難題 — 他完全不想碰太太,一根手指都不想。

四年過去了,太太尚未懷孕,當張英進的兄弟問起這件事,他向兄弟表示自己從未對女性起興致,他的兄弟立即送他去好幾間醫院檢查。

張英進回想起來,當時的北韓社會完全沒有同性戀的概念,即便是同性的成年人也會經常在街上牽手,旁人會視此為親密友誼的展現。其實,他在北韓時也認識與他一樣的人,那些男人一輩子獨自生活,「在北韓,大家都把他們視為異類」。

隨著一家家醫院檢查結果皆顯示張英進的身體無異常,他日漸感受到妻子不開心的情緒,並曾想過離婚,但北韓的離婚得經過法院認證,手續繁雜,他意識到唯一解法可能是自己離開北韓,才有辦法讓他們的婚姻無效、讓妻子得以再婚。

張英進心中的掙扎不斷拉鋸,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他的兒時同伴。有段時間他的好友常來訪,張英進感受到自己對好友的情感越來越炙烈;有天,他把好友留在家過夜,深夜,他來到好友床前,發現自己再也控制不住情感,「我想讓他緊緊抱住我」,而好友還沉浸在一片鼾聲中。

這一刻,他強烈希望能從沒有愛的婚姻中解放,他決定逃離北韓。

逃進南韓,卻又被送進醫院檢查

張英進從 1996 年開始從北韓逃至中國,多次想逃往南韓卻屢屢失敗,最後他決定再次返回北韓,以徒步方式越過南北韓非軍事區(DMZ),成功逃往南韓。因他得經過佈滿地雷、通電鐵網與追捕者眾多的危險逃亡路線,當時甚至因此登上南韓的新聞頭條。

在官員的幾個月的盤問下,他終於說出自己的脫北本意與破裂的婚姻,他沒被遣返,但他再次被送去給醫生檢查。即便是當時(1997 年)的南韓,大眾也鮮少意識到不同性向的存在,一些醫生甚至建議他尋求心理幫助。

一年後,張英進在雜誌上讀到一篇關於男同性戀的文章,文中有對同性戀人赤裸地在床上接吻,他才開了竅,意識到自己的性向較特殊的原因。

「當我看到這幕時,我立刻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女人了。」隨後幾年,他開始流連於當地的同志酒吧。

不過,這個新世界讓他面臨一次嚴重的詐欺,他遇上愛情騙子,並賠上了自己畢生積蓄 9 千萬韓元(約新台幣 2,324,299 元),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遇上這種詐騙,他因此生了一個月的重病。

但日子還是得過,他振作起來,開始從事清潔工的工作,並運用閒暇時間寫作,後來出版了一本名為《脫北者,男同志》的自傳。

他自認好不容易迎向「童話故事」

本月,張英進接受外媒《BBC》的採訪,表示他先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重回約會市場,現今 64 歲的他將與韓裔美籍的男友結婚,他認為自己現在猶如處在一個「童話故事」裡。

目前,張英進仍因自己影響到家人的境遇而充滿罪孽感,因北韓政府認為脫北行為形同對政權不忠,所以張英進的幾個親戚遭放逐至天寒地凍的北部偏遠村莊,他有六個親戚死於飢荒和疾病,包括張英進的母親和他的四位手足。

張英進對此感到痛苦,表示只能透過寫信當作補償的唯一途徑。而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前妻在他離開後已開啟新的婚姻。

Source:
《BBC》:North Korea's "only openly gay defector" finds love
《紐時》:North Korean Defector Opens Up About Long-Held Secret: His Homosexuality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