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東南亞、南亞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女子在杜拜被關押 首度有證據顯示中國在境外設有「秘密監獄」

  • 更新2021/08/17 10:35
  • 發布2021/08/17 09:42
  • 作者/ 中央社

(中央社16日綜合外電報導)一名中國年輕女性透露,她曾被關押在中國設於杜拜的秘密拘留所8天,期間發現所內還有至少2名維吾爾人。這很可能是首度有證據顯示,中國在境外設有俗稱「黑牢」的秘密監獄。

美聯社報導,現年26歲的女子吳歡因未婚夫被北京列為異議人士,因此雙雙逃到國外,避免被引渡回國。她表示,自己在杜拜的Element al-Jaddaf飯店遭到綁架,之後又被中國官員拘留在1座度假別墅改建的監獄中,她還發現另有2名維族人被關在裡面。

吳歡表示,她於5月27日在飯店內接受中方官員審訊,隨後被杜拜警方帶往布爾杜拜區(Bur Dubai)警局。在她被關押的第3天,一名自稱中國駐杜拜總領事李旭航的男子來審訊她,質問她是否收受外國團體資金對抗中國。

圖片
吳歡因未婚夫被北京列為異議人士,不過自己在杜拜飯店遭到綁架,之後又被中國官員拘留在1座度假別墅改建的監獄中,她還發現另有2名維族人被關在裡面。(示意圖來源/翻攝自unsplash圖庫)

之後吳歡被帶上一輛黑色豐田轎車,車上有多名中國人。行駛約半小時後,車子停在一條荒廢街道上,她被帶到一棟三層樓高的白色別墅內,裡面多個房間被改造成獨立牢房。

吳歡告訴美聯社,她被帶到牢房中,房內只有一張床、一把椅子,和一盞晝夜都亮著的白色螢光燈。她遭關押期間牢門總是關閉,除了一天兩次的送飯時間。警衛曾多次打開金屬製的牢門,將她帶至另個房間,他們以中文審問她,還威脅她永遠不會重獲自由。所有警衛都全程佩戴口罩,遮住大半面容。

吳歡說,她在牢中看到一名維族女性,在等待上廁所,她還聽到另一名維族女子以中文大喊「我不要回中國,我要回土耳其」。她說,自己是根據這2名女子的特殊外表與口音,判斷她們是維族人。

最後吳歡被迫簽署多份法律文件,指控未婚夫騷擾她,並於6月8日獲釋。目前她正與未婚夫在荷蘭尋求庇護。

吳歡與她的19歲未婚夫王靖渝都是漢人。王靖渝因貼文質疑中國媒體對2019年香港示威活動的報導,以及中方在印度邊境衝突中的行動,遭到通緝,並於4月5日在杜拜被捕。

雖然「黑牢」(black site)在中國不算罕見,但吳歡的說法是目前唯一證明北京在境外設有祕密監獄的證詞。

美聯社稱,他們無法獨立證實或反駁吳歡的說法,吳歡也無法確定秘密監獄的確切位置。然而,記者親身見聞的驗證性證據包括她護照上的戳印、一名中國官員質問她的電話錄音,以及她在黑牢內發給一名牧師的求救簡訊。

目前媒體向中國外交部及其駐杜拜領事館發出的多項置評請求皆未獲回應。杜拜警方、媒體辦公室(Dubai Media Office)以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外交與國際合作部也未回應評論請求。

在「黑牢」這樣的秘密監獄中,囚犯通常不會遭指控特定罪名,也無法享有法律追索權,沒有保釋或法院命令。中國境內的許多黑牢都設在飯店或賓館內,用以羈押對地方政府不滿的請願人士。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陳玉潔表示,此前她從未聽說過中國在杜拜設有秘密監獄,且在境外設置這類設施頗不尋常。然而,她也指出,這與先前中國竭盡所能將特定公民帶回國內的作法一致,包括透過簽署引渡條約等官方程序,以及撤銷簽證或向國內家人施壓等非官方手段。

研究中國國際法律行動的陳玉潔認為,北京直到近年,才開始熱衷於擴張境外勢力,且這種趨勢正日益增強。

這類境外監獄反映出,中國正持續利用其國際影響力,以拘留或從海外引渡公民回國,包括政治異議人士、貪汙嫌犯,或是維族等少數民族。

先前少數維吾爾族極端分子策動攻擊事件後,中國當局以「反恐戰」為名,在過去4年中抓捕數百萬、甚至更多少數民族,將他們關押進所謂「再教育營」,被待過的人形容為殘酷集中營。美聯社上月獲准參觀位於新疆、規模為全中國,也可能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拘留中心,約可關押1萬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