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歐美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那是中國人最無懼的7周」余茂春憶六四、駁外界質疑當年學生天真:自由不需太複雜

  • 更新2021/06/04 10:05
  • 發布2021/06/04 09:35
  • 作者/ 中央社

美國前川普政府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說,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是中國人自共產黨上台以來最自由、最沒有恐懼的7個星期,對他來說非常震撼,也深刻影響了他對美國政府中國政策的建議。

圖片
余茂春是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的幕僚,也是川普政府時期的重要對中政策謀士。(圖片來源/擷取自 Hudson Institute YouTube 影片)

海外華人獨立中文媒體「華夏文摘」(CND)2日刊出對余茂春專訪上篇,談到1989年「六四事件」與美中關係。

天安門運動發生時,余茂春在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唸書,他認為自己和廣場上抗爭的學生基本上是同代人,只不過年長了幾歲。

余茂春說,天安門運動的7個星期是「中國老百姓自共產黨上台以來最自由、最沒有恐懼的7個星期」。廣場上這種脫離恐懼的自我表現,對他來說是非常重大的震撼。

余茂春說,在中國生活過的人,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活在一個莫名的、有形或無形的恐懼中間。要擔心害怕的東西很多,像是:護照、簽證、學校、單位、戶口、爸爸媽媽、親戚……生存中的方方面面,「你所做的很多事情都跟共產黨隨時可以控制你、懲治你的那麼一種無形的壓力有關係。」

有些人認為這些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太年輕、天真,余茂春認為,自由不需要太多的複雜性,中國的政治文化就是把很多天經地義的簡單事情複雜化,把人性扭曲得畏畏縮縮,而天安門的勇士們是對共產黨政治人格的勇敢挑戰。

當他看到中國政府對於這7個星期的自由進行殘酷而血腥的鎮壓,感到非常震怒,並且重新認識到做人最重要的東西,像氧氣一樣不可缺失,那就是擺脫恐懼的自由。

余茂春說,六四天安門事件是他擺脫恐懼、自我解放的一個最根本的標誌。雖然沒有直接參加運動,但他對於天安門的抗議示威者是非常感激的。

余茂春是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顧問,為美國政府對中政策出謀劃策。他說,六四對於自己的政策建議影響也很大。

當時美國政府內有些人認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後,美中關係變糟糕,「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說習近平當政不好,那麼習近平當政之前中共當政好像還可以。但我覺得這個就違背了六四的真諦」。

他提出,美中關係基本點不應該是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時,而應該是1989年,因為天安門運動是中國共產黨執政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國人民和中共之間存在非常對立的利益衝突。

余茂春說,天安門運動的初衷是民眾出於一種人性對自由的渴望和對國家負責的主人翁感,提出一些訴求,要做一些事情。「我覺得這實際上就是老百姓起來反對共產黨獨裁專制的一種最原始、最真誠的表現。這才是美中關係要有長足的、實質性突破的根本問題。」

他引用劉曉波所說「未來自由中國在民間」,強調美國對中政策一定要著眼民間,著眼未來。

天安門民主運動影響了後續共產黨在東歐及蘇聯的垮台。「所以我跟蓬佩奧國務卿及美國高層的其他重要官員講,我們要重新定義天安門事件,把它反映到美國的外交政策上來。」

因此,蓬佩奧在201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30週年時發表了美國自此事件以來最重要的、最全面的、而且最長的一個聲明。

余茂春還透露,美國國務院裡有不少就事論事的官僚,原本不願意從意識形態方面討論問題。但他給主管中國事務的幾十個高級官員辦學習班,讀馬列毛習,讀中共文件,讀美中關係經典著作,討論很熱烈,轉變了不少人的看法,認識到中共意識形態對美國的挑戰;而這些與六四有必然的聯繫。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