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內-新冠肺炎

上海抗疫民怨多 「沒有人理解我們」基層居委上下承壓頻傳辭職

  • 更新2022/04/11 14:26
  • 發布2022/04/11 14:20
  • 作者/ 中央社

(中央社北京10日電)上海抗疫亂象頻生,與民眾密切接觸的居委會成為眾矢之的。但近日有多名居委人員表態辭職或寫下無奈,顯示他們也無法理解政府的抗疫政策;有的居委已近一個月無法回自己的家。

圖片
上海抗疫亂象頻生,近日有多名居委人員表態辭職或寫下無奈。(示意圖非當事人,圖/pixabay)

中國的社區居民委員會(居委會)按法律定義是「基層的群眾自治組織」。實際運作上,居委會也是中國最基層的行政單位,成員的薪資由政府撥付。同時,居委會內也有相對應的基層中共黨組織。在城市裡,一個居委會通常管理著數個住宅小區。

這次上海抗疫中,居委成了組織民眾核酸檢測、對接發放物資的一線人員,但也傳出部分居委和社區物業管理人員能力不佳,以至於居民代表自行「接管」,負責相關工作。另一方面,從近日上海幾名居委表態的公開信中,可以看出他們夾在政府和民眾中間,身心俱疲。

昌里花園居民區黨總支部書記吳穎川的辭職信8日起廣為流傳。他說,疾控中心資訊滯後,居委無法第一時間掌握誰是陽性誰是密切接著者。居民上網查核酸檢測報告是陰性,但居委卻收到上級單位傳來確診陽性的通知。

圖片
昌里花園居民區黨總支部書記吳穎川的辭職信廣為流傳。(圖片來源/翻攝微博)

他說,居民問他們相關政策、解封時間,「太多太多我們基層最需要第一時間知道的,我們都不知道」。而面對斷藥健康受威脅的居民、必須去醫院做化療、洗腎的居民,居委只能哭著不斷地撥120,希望能幫助安排車輛,但120的回答是等待。

他說,「上級唯一的命令就是,一定要安撫好社工情緒,安撫好居民情緒,上面的指令,是死命令,必須要執行」。

他表示,面對1847戶居民的各種訴求,居委無力承擔和回答,他們也是一群平凡人,也有喜怒哀樂,也有底線。

類似的是,上海的翰城居委9日向居民發出的離別公開信,表示全體工作人員3月17日開始封在居委,已經24天,放棄了家人和自己的生活,「我們也盡力在配合政府的各項政策,所有人、所有部門要我們理解、配合,唯獨沒有人理解我們...我們也有承受不住的時候」。

10日,一篇「記抗疫」在網上流傳,作者是一名在上海的某個居委工作了4年的社區工作者,從她的敘述中,可以看出當前上海抗疫的一些問題。

她所對應負責的居民社區有7000多人,3月18日開始進入封控管理,然後不斷被通知延長封閉時間,到30日已經做了7輪核酸檢測。整個社區只有2個核酸檢測點,雖然盡量有做防護,但在幾次聚集性全員核酸後,終於出現社區的陽性病例大爆發。

她說,原本陰性12天的社區,開始轉陽。再後來,居委和社區物業管理人員也出現陽性。「我開始意識到,小區的漏洞很大,比上層領導想像的更大更大,大到我們已經無法控制了」。

隨著陽性人員增加,這些人並沒有都收到轉運通知,也沒有任何醫護人員上門做核酸檢測,有些人居家隔離幾天後,自己用快篩測試已經轉陰。

她說,社區的團購亂象和居民的怨聲載道超過了其能力範圍,「疾控(中心)永遠跳過居委直接聯繫居民,居委的信息嚴重滯後,居委向上反應的居民輿情永遠沒有下文」。

她自問居委是什麼,為什麼由一個定義上的自治組織來承擔防疫重擔,「我們什麼權利也沒有,什麼資源也沒有,我們只有不斷被確陽的居委社工,只有在這場抗疫戰場中為完成社會面清零工作而不斷倒下的志願者,只有居民認為我們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毫無作為的謾罵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