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白紙示威者包住頭臉仍被警察找上門 中國監控系統如天羅地網

北京青年小張週日(11/27)前往參加白紙示威時,以為做好了萬全準備。他戴了包住頭臉的帽子和護目鏡,被便衣警察跟蹤時又躲起來換了外衣,最後安全返家。但第二天他仍接到警察來電,因為警方追查他的手機訊號就得知他在示威現場;二十分鐘後,就有三名警察上門調查。

圖片
北京民眾27日上街舉起白紙,悼念烏魯木齊大火死者並要求解封。路透社

《紐約時報》報導,短短數日的白紙示威後,中國許多民眾都經歷了和小張類似的遭遇,遭警察上門警告別再上街示威。絕大多數示威者毫無經驗,不知道警察為什麼能追查到他們;許多人因此心生恐懼,刪除了Telegram等用來互相聯繫及散發示威現場畫面的手機應用程式。

過去十年間,中國當局打造了強大的監控系統,在全國安裝上億台監視攝影機,能用強大的臉部甚至身影辨識軟體、手機網路追蹤等方式查出街頭人士的身分,就是準備對付這樣的時刻。

雖然中國當局建置這樣的「天網」並不是秘密,但以往大多用於監控異議人士、少數民族或移工,一般民眾大多無感,甚至認為自己沒做錯事就不必擔心被監控。

數位監控取代流血鎮壓 上門警告就收噤聲之效

如今,這樣的想法或將改變,因為這套監控系統頭一次被用來追查一線城市的大批中產階級示威者,他們許多人或許曾經歷網路帳號被刪文、禁言,但被警察找上門調查還是頭一遭。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中國研究員阿卡德(Alkan Akad)表示,中國從來不曾關閉這套「老大哥」系統。三十三年前的天安門廣場示威,須動用軍隊流血鎮壓,如今只要用高科技就能找出示威的組織者或號召者,然後上門逮捕;至於大多數參加示威的人士與旁觀者,只須上門警告就能讓他們噤聲。

圖片
上海烏魯木齊中路28日晚間有大批警力戒備,盤查民眾手機。Twitter@whyyoutouzhele 

小張就被三名警察上門調查,嚴厲訊問,並警告他別再參加示威。他承認自己深感「驚恐」,也認為這種方式將遏止示威,「現在很難再讓人們上街了」。

有許多示威者是被自己的臉出賣。王先生週日在北京參加示威,兩天後接到警察來電警告。他表示,警方是用臉部辨識技術查出他的身分。他沒有戴帽子或墨鏡,示威時一度還拿下口罩。

王先生對於警察能追查到他不感意外,但這種技術仍然讓他覺得不自在,「我知道去參加這種群眾活動是有風險的。他們想找我們,一定能找到」。警察在短短10分鐘的電話裡,已徹底表達了威脅之意,「他明白告訴我,絕對沒有第二次機會」。

很多示威者被警察找上門後,已不再使用VPN翻牆軟體或Telegram、Signal等境外通訊軟體。他們擔心自己已在當局掌握的名單上,手機應用程式會受到更嚴密的監控,甚至可能因此被捕。

11月28日在成都參加示威被捕的一名男子說,他被拘留期間,警察檢查他的手機,看到了Telegram和其他外國應用程式。獲釋後,他把那些程式全刪了。

手機訊號曝露行蹤 參與示威無所遁形

少數示威者利用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的反抗方式,肉搜那些調查示威者的警察。本週就有一份上海6萬名警察的名單在Telegram散播,包括身分證字號、地址、婚姻狀況、種族、身高等。《紐時》查證後確認部分資料確實為真。

對於某些示威者而言,被警察查出身分就已具有嚇阻效果。

圖片
成都民眾11月27日上街參與白紙示威,要求言論與新聞自由。路透社

二十多歲的製片人王小姐說,她27日晚間和一群朋友參加了北京的示威。她們以為已經夠小心了,全都戴著口罩,搭計程車在數公里外下車,再徒步到示威地點。不過,雖然有人提醒要將手機關機,她們只關閉了GPS定位與臉部辨識功能。

「當時我們以為,現場的人那麼多,他們怎麼能查出所有人的身分?他們怎麼有辦法抓到每一個人?」王小姐說。

然而,事後很多朋友都接到了警察的電話,或者被警察直接找上門,大家都驚異不已;有些人還被警察請到警局協助調查。王小姐說:「如果還有下次(示威),我想我的朋友都不敢再去了」。

好在,王小姐自己逃過一劫,因為她在示威當晚用的是一支沒有連上系統、查不出她身分的手機。她說,若有下次,她還是會上街,「如果被警察發現了,再說吧」,「我就是覺得,非去(示威)不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