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美洲 全球產經-產業

WSJ:美商務部幾乎核准所有科技出口至中國 

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將與中國激烈的科技競爭視為首要的國安威脅,但根據專家檢視美國商務部的交易資料,針對出口至中國的科技,商業部幾乎全核准放行,而且某些特別重要的科技出口還有增加趨勢。

根據商務部的資料顯示,在2020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總額為1250億美元(約3.7兆元台幣),其中商務部只會要求其中不到0.5%提出申請執照。業者只要提出申請,94%的科技出口都會被批准。這個數據不包括「不採取行動」的申請者,代表結果未知。

這些數據意味著,美國仍然繼續出口半導體、航太零件、人工智慧科技和其他可能用於軍事用途的項目至中國。

商務部表示,該部門的重心在於與中國的長期策略競爭,會與國防部、國務院及能源部的合作,共同決定出口的控制。

批評指出,商務部的官員將商業利益置於國家安全之上,需要立即針對規範進行全面改革,以因應中國的威脅。

五角大廈前中國外交控制專家庫寧(Steve Coonen)表示,可能用於軍事用途的科技申請出口執照,能有如此高的核准率,顯然是重大的政策失敗。

庫寧2021年9月辭職後表示,「我對與中國貿易或供養中國並無異議,但是提供中國武裝設備這件事,有很大的問題」。五角大廈發言人拒絕評論庫寧的辭職。

數十位美國前任及現任官員向《華爾街日報》表示,美國出口控制的程序現已成為討論美中貿易關係的核心焦點。

圖片
根據資料顯示,美國商務部幾乎核准所有的科技出口至中國,圖為美國廠商美光的記憶體。路透社

川普政府時期負責出口控制的官員瑞卡德(Mira Ricardel)表示,「我認為中國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她強調,政府對於要與中國維持什麼樣的經濟關係並無共識,「有些人會說不行給中國任何東西,但政策並非如此」,而她指的就是科技出口。

有些人警告,如果限制美國將科技賣給中國,將會有反效果,因為德國、日本和南韓會馬上補位。歐巴馬政府的資深商務部官員沃夫(Kevin Wolf)表示,必須所有的盟友國對中國採取同樣的控制,美國的出口限制才能發揮效力。

不過這種合作可能要耗上數年,而在此同時,很多人表示,針對北京政府的軍民融合政策,也就是消除軍事與私人領域的界線,美國必須馬上採取對策,否則根本不可能保證出口到中國的科技不會淪為軍事用途。

有些人質疑商務部扮演的角色。川普政府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表示,工業安全局是商務部負責管理出口的部門,很努力地在促進出口和維護國安的任務之間達成協調,「這個難題在面對中國時特別尖銳」

根據消息人士透露,在2019年底,博明曾召集工業安全部的官員在白宮開會,指責該局為了幫助美國企業,違反政府對中國的政策。博明承認確有此事。

商務部助理部長肯德勒(Thea D. Rozman Kendler)反駁這個指控,強調「我們正在促進美國科技的領導地位,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需要了解美國科技的領先地位,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業界取得資訊」。

美國國會2018年通過《出口管控改革法案》,要求商務部加強控制新興及基礎科技的出口,像是人工智慧和量子計算,但是批評者指出,進度一直很緩慢。

商業部現在已經不再限制一些已成熟的科技出口,像是半導體設備的生產工具,這對於生產軍事和民間使用的晶片而言非常重要。根據聯合國的資料顯示,2021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半導體設備高達69億美元(約2069億元台幣),比起2017年的26億美元(約779.9億元台幣)明顯增加。

美國晶片工具生產商「科林研發」(Lam Research)財務長去年9月在一次業界遊說活動後表示,「我們如今坐在這裡,不需要任何執照,就能把任何東西賣給中國」。

華府研調機構Kharon指出,目前有上萬家中國實體符合美國針對中國軍事用途的出口限制,但是在商務部的出口限制黑名單上,大概只有70家。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