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美洲 國際焦點-中東

習近平訪沙烏地踩美國痛處 一文看美中沙的三角關係

  • 更新2022/12/05 19:26
  • 發布2022/12/05 18:23
  • 作者/ 林宜萱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週將出訪沙烏地阿拉伯,與王儲穆罕默德會面。這是習近平6年來首度訪問沙國,而美國今年7月才表示不會讓中俄或伊朗取代其對沙國的地位。專家指出,在美沙關係微妙之際,沙國王儲會見習近平,顯示其決心不顧西方盟友異樣眼光,在兩極勢力之間走出自己的路。美沙關係在拜登就任後每況愈下,中國此時趁虛而入,更有機會藉著投資與經濟合作拉近與沙國的關係。

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在2016年杭州舉辦的G20峰會上與王儲穆罕默德握手,當時穆罕默德還是副王儲。路透社

綜合路透社與《金融時報》報導,習近平預計7日抵達沙國首都利雅德,停留數日,除了與沙國王儲會面,也會與海灣國家領袖進行峰會。預計中方將和沙烏地、及其他阿拉伯國家簽署數十項協議,涉及核能、防務和投資。

沙國王儲穆罕默德有個夢,希望在2030年完成他的多元願景,創建汽車、物流、武器等新產業,讓沙烏地阿拉伯的經濟擺脫對石油的依賴,但是外國的直接投資一直不如期待。

王儲也在大力投資新的基礎建設和觀光產業,希望在沙國西北部海岸打造一個結合人工智慧的「新未來城」(Neom),總面積2萬6500平方公里,預計成本高達5000億美元(約15.2兆元新台幣)。這對中國建設公司而言,簡直就是一塊大肥肉。

習近平的到訪,對王儲穆罕默德而言,是一次對內宣傳的機會。為了展現自己作為阿拉伯世界領導者的實力,王儲也召集中東和北非國家領袖一起來參加中沙峰會。

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資深研究員傅爾頓(Jonathan Fulton)表示,王儲希望讓國內的共同利益者看見,沙國是許多國際強權欲爭取的重要角色,「他或許也在釋出信號給美國,但……他更在乎國內的看法」。

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在2016年杭州舉辦的G20峰會上與王儲穆罕默德握手,當時穆罕默德還是副王儲。路透社

美沙關係的惡化

相較之下,2018年《華盛頓郵報》的沙國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在沙國駐伊斯坦堡使館遭分屍後,美國與沙國的關係蒙上陰影,美國總統拜登在2020年競選期間,曾批沙烏地會因此成為被國際唾棄的孤立國家。

2021年,拜登宣布不再軍援沙烏地與阿聯在葉門的戰爭,稱葉門戰爭已成全球最嚴重人道危機,必須止戰。說走就走的美國,讓一直配合美國在中東反恐任務的沙國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很尷尬。

今年,拜登政府覺得更不滿的是,沙國主導的石油輸出國組織與盟友(OPEC+)拒絕增產,讓俄羅斯得以繼續靠石油賺大錢,為此痛批沙國短視近利、助俄為虐。

沙國與海灣盟友多次強調,雖然美國對他們與中俄的關係很有意見,但他們會繼續維持開放式關係,來維護自己的經濟與安全利益。

王儲穆罕默德今年3月對《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表示,他不在乎拜登如何誤解他,拜登不如好好關注美國自己的利益。同月,他還對沙烏地國家通訊社(SPA)表示,沙國雖致力加強與美國的關係,但也可以選擇「減少自己的利益」,也就是不要投資美國。

拜登就任後,美沙關係每況愈下。川普2017年訪沙烏地時,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親自在機場盛大迎接,川普為美國軍工業拿到總價超過1000億美元(約3兆元新台幣)的訂單。

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左)7月訪沙烏地阿拉伯與王儲穆罕默德碰拳。路透社

而拜登今年訪沙國,連首都利雅德的土地都沒能踏上;王儲在港都吉達(Jeddah)與拜登見面,雙方只碰拳不握手。會後,OPEC意思意思宣布每日增產10萬桶,兩個月後宣布每日減產200萬桶。

習近平正是在這種背景之下進行訪問。外交官已對路透社表示,習近平本次訪沙烏地,將會受到類似川普那次訪問般的盛大歡迎。

中國想從沙烏地獲得什麼?

習近平當然也不是別無所求,除了清零政策引發抗爭和經濟衰退、需要事情轉移注意力之外,中國也一直遊說沙烏地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沙國先前就曾表示過要放棄一部分的美元石油交易,因應美國國會想透過立法、對OPEC+提出反壟斷訴訟的舉動。沒有什麼比擺脫美元更有利於發展多極國際體系了。

《金融時報》報導,沙國官員私下表示,任何以人民幣進行的交易,都不會包含石油貿易,但會擴展到其他領域。另一名官員則說,他沒聽聞中沙本週會達成任何有關人民幣交易的協議,但即使這樣做也沒什麼錯。

根據中俄商業分析公司Janes IntelTrak,這20年來,沙烏地是中國在海灣地區投資最多的國家,總計1065億美元(約3.2兆元新台幣),領先對科威特投資976億(約2.9兆元新台幣)、及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460億美元(約1.4兆元新台幣)。中沙關係以石油為基礎,沙國是中國最大的原油供應國,中國是沙國最大貿易夥伴。

圖片
沙國王儲穆罕默德今年11月參加在印尼峇里島的G20峰會。路透社

政治風險諮商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阿拉伯專家卡邁勒(Ayham Kamel)表示,沙烏地目前實行的策略,是考量過自己必須容忍中國到什麼程度而規劃出來的,因為中國現在是不可或缺的經濟夥伴,「擴大與中國的關係,肯定對自己會有些後作力,並導致與美國的關係更加分裂,但王儲莫罕默德肯定不是意氣用事」。

美國的安全保證無可取代,但外交多多益善

美國仍是沙國在地緣安全上的首選夥伴。沙烏地和盟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都仰賴美國作為軍武和國防供應商,美國提供的軍用硬體設備幾乎不可能被中國製的取代。然而,這不會阻擋沙國和其他海灣國家與中國更緊密合作發展貿易、科技,甚至彈道飛彈技術和無人機。

沙國和阿聯都在採購中國軍事裝備,沙國一家企業也和中國公司簽署協議,在沙國合作製造武裝無人機。

美國也清楚,在地緣安全上,美國仍與海灣國家有綜合防禦架構上的相對優勢。白宮國安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上週強調,與沙烏地維持戰略關係,符合美國最佳利益,對中沙關係則不予置評。

在美國對海灣國家使用中國5G設備、中國投資港口等敏感設施表達關切時,海灣國家也沒有不理會。阿聯就因此停止了一個中資港口建案。

美國已經答應與沙烏地共同開發5G技術,但沙國仍在尋求與中國華為合作。

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左)7月訪沙烏地,與王儲穆罕默德在吉達的薩爾曼宮(Al Salman Palace)會面。路透社

沙烏地智庫「海灣研究中心」(Gulf Studies Center)主席薩格(Abdulaziz Sage)表示,阿拉伯國家是想讓西方盟友知道,他們有其他的外交選擇,但這些關係是以經濟利益為優先。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東計畫主任艾特曼(Jon Alterman)則指出,雖然中沙關係發展速度比美沙關係快很多,但實際交情不可相比,「以複雜性和緊密程度而言,中沙關係比美沙關係相形失色」。

不過,海灣地區也有一個觀點是,隨著美國的注意力從中東轉向烏克蘭和印太,雙方似乎漸行漸遠,而中國是最熱衷於填補任何缺口的國家之一。

中俄商業分析公司Janes IntelTrak的資深經理菲爾頓(Nissa Felton)說,中國雖然沒有對美國作為海灣國家地緣安全保證人的歷史角色帶來威脅,但越來越多政治上的牽扯,例如在聯合國的投票、或者聯合戰略倡議,可能對美國長期利益帶來問題,「這種更廣泛的合作、將中國外交政策與自家國內方針同步化的意願,顯示這些國家對於擺脫與美國的傳統關係、實現更多元化的外交持開放態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