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旅遊-戶外活動

甘肅馬拉松21死悲劇、到底發生了什麼?倖存者:保溫毯被風撕碎、失溫到十指無知覺

  • 更新2021/05/24 11:35
  • 發布2021/05/24 11:09
  • 作者/ 張佩雯

中國甘肅省5月22日舉辦「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遭遇極端氣候,造成172位參賽者中21位不幸罹難身亡,其中還包含「中國超馬第一人」梁晶。

究竟這場災難如何發生的?參賽者之一「流落南方」在微信發了一篇4千字長文,還原始末。

圖片
甘肅馬拉松遭遇極端氣候,選手失溫情況嚴重。(圖片來源/翻攝自臉書)

「最簡單」的百公里越野賽?海拔平均2000公尺、限時20小時

流落南方寫道,「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已經舉辦了4屆,雖然賽事組織工作一般,但完賽即發1600元補助,扣掉1000元報名費,等於完賽可淨賺600元,因此讓選手們趨之若鶩,每年高手參賽的比重都不低。

這場越野賽的賽道,有人說是中國「最簡單」的百公里越野賽,一是因為整體爬升不大,約3000公尺以內的累計爬升;二是賽道難度低,屬於基本都能跑起來的高速賽道。

「但我看來,它又不算簡單的百公里」,流落南方解釋,一是賽道海拔不低,整體在2000公尺海拔上下,且出了景區之後賽道絕大部分都處於無人區;二是門檻,關門時間20小時,這意味著熱衷於網紅賽事的「小白」們是沒辦法報名的,因為20小時完賽可能性不大。

然而,一如以往的賽事為何一夕之間變了調?流落南方說:「問題出在天氣上,極端天氣。甚至5月21日這天的天氣預報,都沒有預報出來第二天的這種極端天氣。」

7、8級風裹挾著雨點打到臉、像密集的子彈

流落南方說:「5月22日比賽日,早上風和日麗、陽光甚好,坐擺渡車去起點之前甚至還有一絲暖意。」不過,在下車的那一刻,天色轉陰、隨即起風,風力大約4、5級,「開槍前我跑了兩公里來熱身,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更麻煩的是,跑完這兩公里,身上也沒有熱起來。」

他說,5月底白銀已經入夏,基於前幾屆的經驗,衝鋒衣並沒有被列入強制裝備。許多人的衝鋒衣在前一天晚上就裝進了轉運包,存放到賽道62公里處的CP6換裝點,因此,就算當天早上覺得冷,也沒辦法把衝鋒衣穿上。

「比賽開始,大神們很多都穿著短袖短褲,等待起跑的時候都哆哆嗦嗦的,槍一響,都箭一般衝了出去。」然而,9點整比賽開始,風力有增無減,這個長下坡,許多人帽子直接被吹飛,又停下來返回撿帽子。

他談到:「我到CP2之前,就開始下雨了,從零星的雨點,到比零星更密一些的雨點。這時候大概是10點半前後。」但,過了CP2之後,才是真正的麻煩來臨,「首先是逆風,風力已經加大到七八級,雨更密了,風裹挾著雨點打到臉的,像密集的子彈打過來一樣,真疼。眼鏡被雨水糊住,眼睛在強風密雨下也睜不開,只能瞇著縫兒,視線受到嚴重影響。」

這個路段,比賽難,救援更難

流落南方說,原本黃河石林的賽道,最難的部分就在這一段,從CP2到CP3的8公里距離爬升1000公尺,且只有爬升沒有下降,很多段都非常陡,「但5月22日這一天,問題N倍放大,越往上爬,風越大、雨越大、溫度越低,體感溫度更低。」

當他跑到這個路段的時候,情況越來越不好,「全身都已經濕透,包括鞋子襪子全部都濕了,風吹得站不住,非常擔心被吹倒,冷得愈發受不了,找了一個相對避風的地方掏出保溫毯,裹在身上,瞬間就被風吹散開,什麼用都沒有。還有選手的保溫毯,直接被大風給撕碎了。」

他戴著一副無指手套,用登山杖,因為手凍得受不了,就把登山杖夾在腋下,慢慢往山上走,「很快,發現十根手指都沒有感覺了,這是在除東北的冬天外從未發生過的情況。把手指放嘴裡含著,感覺含了很久,但手指仍然無感覺,同時覺得舌頭也冰涼了。」

回到家才算抵達終點,安全永遠第一

流落南方說:「這個瞬間,我果斷決定退賽,下山。」不過,上山容易下山難,這種很陡的地形更是。不只岩石濕滑,視線模糊,甚至他的身體,也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抖,抖得沒辦法停下來那種。

他說:「我想我是幸運的,在最後時刻及時做了決定。做決定那一刻,應該是在失溫的邊緣徘徊,處在臨界點上,毫釐之間,下山的時候,已經出現了失溫的症狀。」

流落南方回想這段過程仍餘悸猶存,他對朋友說:「以後參加類似的高海拔地區的比賽,一是帶足救命的裝備,二是在平時就要能做到正確認知自己的身體狀況,三是面對比賽中的突發情況,及時果斷做決定。」並強調:「回到家才算抵達終點,安全永遠第一。不是安全完賽,而是安全,安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