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國際焦點 國際焦點-中港澳

一名老人偷埋石器,騙了整個日本二十年,還被寫進教科書裡!考古愛好者藤村新一的瞞天大謊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1/22 11:22
  • 作者/ 眾聲視野
  • 撰文/李天豪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自1980年代開始,日本考古學界就掀起一股旋風。 有一位叫藤村新一的考古愛好者,憑一己之力,「...

自1980年代開始,日本考古學界就掀起一股旋風。


有一位叫藤村新一的考古愛好者,憑一己之力,「多次」挖掘出年代久遠的舊石器。

這件事情讓日本舉國沸騰,因為這些發現讓日本的史前文化年代不斷被刷新,甚至能追溯到70萬年前,比讓中國人自以為豪的「北京猿人」的五十萬年前還古老。

日本政府大喜之餘,順手就把這些重大發現寫進教科書,讓萬千學子背誦。

殊不知,這其實是一場相當拙劣的造假騙局。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整個日本學界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似乎還很樂意配合著這齣荒謬劇。如果不是日本媒體無意中揭穿了藤村新一造假秘密,他的欺瞞行為還可能繼續下去。

事情是這樣的…

藤村新一事件是日本史上相當有名的騙局。(圖片來源/鈴木頌の発言)

1960年代,日本的史前文化發掘成果,停滯在3萬年的舊石器晚期。由於多年沒有新發現,考古界只好在口頭上爭辯:「日本是否存在舊石器早期的史前人類?」這種看似沒啥現實意義的爭論,其實事關重大。因為,這可以跟日本歷史的起源掛勾,意義非比尋常。

雖然多年來都挖不到更古老的化石證據,但是考古學者們並不死心,因為他們知道,日本土壤酸性較強,人和動物的骨頭難以保存,所以化石證據偏少,並不代表一定沒有。

還可以期待石器!只要能挖到遠古地層中的「石器」,就能突破困境。但與歐洲相比,日本舊石器考古本身起步較晚,當時,日本學界的發掘與鑑定技術還很不成熟,對石器的判斷依據,主要看其所在地層的年代,而非對石器本身類型的研究。

這就給了造假的人,留下空隙。

從業餘考古愛好者 變成日本英雄

當時就職於日本東北動力公司的藤村新一,是個業餘的考古愛好者,工作之餘,他不僅收集各種石器,還混跡在考古界各類活動,並加入實地挖掘。

只有高中畢業的他,既沒有專業的考古知識,也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但是,這些都不要緊,他利用善於社交的優勢,取得了考古學者們的信任,經常能參與發掘。

然後他就動了歪腦筋,1981年10月3日,藤村新一跟隨隊伍前往宮城縣岩出山町「座散亂木遺址」進行考古挖掘,該遺址的地表層,被認為大約在4萬年前,如果在那裡挖出了石器,就等同於證明了日本存在更早的舊石器時代文化。

大家都是內行人,無須多言,車子、人一到現場,就分散到各個角落專心進行挖掘,心裡期望自己是那個能改變歷史的人。

跟別人一樣,藤村新一蹲在地上,用手拿著鏟子仔細東挖西挖,沒過多久,他就激動地大喊一聲:「出來了!」聽到喊叫聲後,大夥便趕緊圍了過來,只見藤村新一的鏟子上有一個小石器。

仔細一看,這不就是大家熱切期盼了十多年的石器嗎?緊接著,藤村新一又陸續在各個角落挖出了剩下的48枚石器。它們的出現,證明4萬多年前日本本州上就有人生活過。

這一發現,讓整個日本考古界為之振奮,當然也讓日本媒體沸騰了。很快,官方部門就公佈這一消息,並聲稱日本是否存在舊石器時代的爭論終於有確切的定論了。

誰沒想到,令這個長達20多年爭論落幕的只是一位默默無聞的業餘愛好者。

如此重大的發現,加上勵志的故事,讓藤村新一成為日本媒體爭相報導的寵兒,媒體將他捧上天,讓沒沒無聞的小職員,成為日本家喻戶曉的英雄。

然後,事情就像連續劇一樣的展開了。

日本考古學家致力於挖出日本早期文物。(圖片來源/擷自YouTube)

1984年,他又從17萬年前的地表層中發掘出了舊石器,這一發現,讓他再度成為媒體寵兒。

當然,不是沒有行家提出疑惑,因為事情其實很蹊蹺:「這位藤村新一挖出來的石器,都埋藏在同一個水平面上。」這種現象,是相當罕見的,或者可以說:「很不正常」。

通常而言,埋藏已久的舊石器可能會因為地震、水流等自然原因,使其地層產生差異,只有年代較近的石器才能完美地逃過一劫,同時出現在同一原生地層。這種十多萬年前的石器,居然能在多火山地震的日本地層中,均勻的排列在同一水平面上,不可思議啊!

當然,提出這種疑惑的專家,多半都被當成是酸葡萄心理,日本媒體當然更不會去問這種專業問題,他們只是狂歡式的24小時滾動報導

然後,這種追捧造成了一種吸毒式的循環,日本人不斷期待,自己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更久遠的過去,要滿足這種民族自尊心,考古成果的劑量,必須要逐漸加大了。

到了1990年代,藤村新一索性辭掉工作,全身心投入舊石器挖掘。1993年5月,他聲稱「上高森遺址」是約50萬年前的遺址,是日本最古的遺址。

當然,媒體以及民眾就開始期待,他能在那裡證明:「日本在北京猿人時期也存在猿人」。然後,藤村新一也迅速有了新發現。

之後每隔一段時間,他就為日本創造出新的考古挖掘紀錄。1994年10月,藤村新一又發現了50萬年前的6枚石器;1995年10月,藤村新一挖掘出60萬年前的石器;1998年11月,藤村新一再次挖出60萬年前以上的石器。

這簡直就是連續的中樂透啊!每一次的發掘成果出土,各大媒體都將藤村新一的名字,放在晚報最顯眼的位置。他被稱為日本人稱為:「神之手」、「石器發掘之神」及「探索石器之名人」等等。

但是,越來越多人對他的成就產生了懷疑,原因很簡單:「每次有刷新紀錄的石器,都是他一個人單獨發現的。」完全沒有別人什麼事。

就算發掘現場有很多其他考古人員,但他們就是每一次都擦肩而過。這種現象發生一兩次,並不奇怪,畢竟就正規考古學研究而言,在發掘中一無所獲是家常便飯的事,對本來殘存遺物就很稀少的舊石器考古來說,尤是如此。

但是,藤村新一每挖必有收穫,這就太奇怪了。

日本政府將其挖掘出的石器 寫進歷史教科書

實際上,他的發掘過程,與正常考古常識相悖的地方還不少。比如,藤村新一發現的,大都是整件的,沒有破裂;又比如,年代久遠的石器出土難免會帶來厚厚的泥土,但是,藤村新一發現的,都相對的很乾淨。

越想越不合理,然而每當有少數學者提出種種質疑時,都被認為是忌妒,反倒被媒體集中猛批,大眾也認為這些學者是汙衊了「日本的英雄」。

當時進行公開批評的人,往往會受到媒體的冷嘲熱諷,甚至被迫離開學術界,這些「幫助」讓藤村新一有恃無恐了,到了1999年11月,藤村新一又做出了一個震驚全日本的發現:「他挖掘出了70萬年前的石器。」

這讓全日本舉國沸騰,政府立即下令,將其寫進歷史教科書,告訴後代子孫,而藤村新一在日本各地發掘出來的舊石器遺址,也讓所在地的政府和考古部門投入的人力、財力來發展旅遊業。

政府賺到文化成就,大眾賺到民族自尊心,當地企業賺到旅遊熱錢,大家各取所需,樂此不疲,誰也不想懷疑其中有什麼問題。

然後,藤村新一越搞越大了,他在相距約30公里的兩處「遺址」中,發現了約10萬年前的,能完全對接在一起的兩枚石器斷片。這似乎是在暗示當時的人類就製造出複雜的石器,這或許能推翻歐美等國家的考古學者主張的:「直立猿人智力低下的學說」。

這也隱隱約約在暗示,日本人的祖先,智力高人一等。之後,藤村新一還公開吹噓:「他要發掘出100萬年前的石器,並聲稱有可能在日本找到原始人的骨頭化石。」

如果這消息屬實的話,那麼在舊石器時代早期,世界上最先進的文化就在日本的東北地區。

有學者還推波助瀾向媒體放話:「這將會可能改寫世界人類起源於非洲的定說。」如此天方夜譚的說法一經報導後,日本國民集體高潮了:「日本人的祖先是世界上,最具智慧的猿人!」

藤村新一甚至製造出70萬年前的石器。此為示意圖。(圖片來源/Unsplash)

他們似乎選擇性地忘記了,這位考古神人多年來從未拿出過一份像樣的論文和學術報告

雖然藤村新一早就當上了「日本舊石器文化研究所副理事長」,但他仍然只是個現場發掘工作人員,沒有任何學術身分,這在重視學術倫理規範的日本學界,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但是,日本人就是選擇接納了藤村新一這位「素人考古大師」,每當有合理的質疑出現時,沉浸於民族自豪感的日本人,都認為這是不可容忍的誹謗,必須堅定地捍衛這位「老學者」。

當然,紙是包不住火的,2000年10月22日,事情終於曝光了。原因,也很簡單。

當時《每日新聞》的記者因為「太崇拜」這位藤村新一了,為了能24小時,全方位無死角地報導他發掘石器的過程,記者偷偷安裝了攝影機

結果淩晨時分,監視器拍下了令人震驚的一幕:藤村新一獨自一人,東張西望地出現在鏡頭裡,到了某個挖掘坑停下後,他輕鬆的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塑膠袋,然後將事先準備好的6塊石器埋在地下,仔細踩平地面,又悄悄離去。

隔天早上,他如同往常般到現場,不一會兒就宣佈自己挖出了所謂的舊石器。記者團隊才恍然大悟:「原來震驚日本考古界的這些舊石器是發現者本人自掘自埋的人工製品。

記者拍到他埋藏石器的畫面,整件事才被揭發。(圖片來源/擷自YouTube)

尾聲

事件被日本媒體曝光後,藤村不得不承認在此次挖掘中造了假。不過同時,他還試圖欺瞞輿論,只承認其中的42餘處遺址是假的,辯稱其他的都是真的。
但是這一次,他沒能再取得日本考古學家以及民眾的信任。日本考古學協會決定成立一個專門委員會,對藤村新一所參與的所有考古挖掘成果重新進行驗證。

2003年,日本考古學協會報告指出,藤村新一參與發掘工作的遺跡有162處有捏造行為,其中159個遺跡被認定:「沒有學術價值」

扣掉藤村新一自己製造出來的成果,日本舊石器時代僅能追溯至晚期,約三萬年前。這使得日本有關這方面的研究,倒退20年。

當始作俑者坦白這一切都是騙局時,整個日本考古學界都被他拖入了醜聞的深淵,之前的崇拜有多高漲,現在的鄙視就有多強烈。

當然,日本政府第一時間把這些假貨,從神聖的教科書抹除,但是,日本人心中的那種被欺騙的噁心感,是難以抹除的。最可笑的是,日本大眾又一次驗證了名著《烏合之眾》的預言:「此時,最激烈指責者,就是當初將藤村新一捧上神壇的那些人。」

鋪天蓋地的批判,讓這個老人精神崩潰,同年11月,藤村新一被進入了福島縣精神病院,被懷疑患有「解離性同一性障礙症」,俗稱「雙重人格」。

文章出處:李天豪

延伸閱讀:
送網友「10億」紅包、公開徵求另一半「登上月球」!日本富豪前澤友作邀你一起參與他的人生
跳樓、臥軌、自焚!執行長:「走出去,或跳下去」法國電信職場霸凌造成數十名員工自殺
華為前員工舉報造假、得30萬離職補償費,反被誣告羈押八個月!李洪元251事件,言論審查再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