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國際焦點 國際焦點-中港澳

沒有人了!神啊 誰可以解決日本缺工問題?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2/20 16:27
  • 作者/ 白宜君

日本在去年年底通過出入境管理法修訂案,針對「擴大」引進移工修法,預計在未來5年內開放34萬移工進入日...

日本在去年年底通過出入境管理法修訂案,針對「擴大」引進移工修法,預計在未來5年內開放34萬移工進入日本,來源國分別是越南、菲律賓、印尼、泰國、柬埔寨、中國、緬甸、尼泊爾和蒙古9個亞洲國家。今年四月新法上路,第一年設定目標為4萬名外籍勞工,共分14種產業別。

 

這是日本第一回透過修法大張旗鼓地希望引入藍領移工,並新增「特定技能1號」、「特定技能2號」簽證,放寬居留資格,可不斷申請延長,幾乎等同於永久居留權。藍領移工將可以在新法保障下永久居住在日本?這對向來難以融入的日本社會而言,對內對外都是一大衝擊,輿論紛紛指稱這次政策修改有如第二次的日本「開國*」。

日本早早就進入高齡化社會,加上少子化的狀況夾擊,勞動力短缺的情形相當嚴重,開始轉變政策鼓勵亞洲藍領移工進入。(示意圖片/PHOTO AC)

少子高齡化 東亞缺工日本首當其衝

日本全國約1.27億人,但高齡化的人口結構早從上個世紀的70年代已經發生。50年前,日本高齡人口即佔國內人口數7.1%,躍上高齡化國家。到了去年,日本的高齡人口已經佔總人口的27.7%,等同於每3到4個人就有一個是65歲的長輩,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長壽國家。

而與此同時,少子化的現象則持續發酵,與高齡化共同夾擊勞動力越來越少的日本社會。最新的人口統計報告顯示,去年日本出生的嬰兒約92萬,是1899年開始有記錄以來百年最低,也是連續第三年新生兒未破百萬。年紀大的多、新出生的少,兩者消長之間,日本的人口不斷「自然」減少,缺工情形也日益嚴重。

安倍政府宣稱引入移工與放寬簽證的新法案,主要是為了回應企業現場缺工的困擾,其中開放申請的14個產業別,分別為建築、農業、漁業、餐飲、住宿/酒店、看護護理、造船、航空、食品製造、大樓清潔、汽車維修、素材加工、產業機械和電機製造等產業,且讓發展中的亞洲九國民眾申請。雖然產業別是主打勞力密集、技術替代性高、難以調薪的「勞力活」,但新法案又通過若有特定技能認證,可以不斷申請延長簽證的彈性,這在向來在檯面上不接受藍領移工的日本來說,未來日本社會共同面對的人口結構會有多少「其他亞洲的外人」長相,民情著實難以想像。

日本缺工的問題在農業、漁業、工業都非常嚴峻。(示意圖片/PHOTO AC)

看不見但依舊存在 那些亞洲留學生填補日本人力荒

日本的居留外國人,到去年六月為止,統計約有263萬人,同樣來自亞洲的人口就佔八成,其中以中國、韓國、越南、菲律賓最多,合計超過175萬人。然而,日本在統計「外國人」時,將永久居留、定居、留學生等一起計算。其中不可忽視的,是高達兩成以上的留學生與實習生,在日本真正的生活目標,是學習,還是打工?

日本調查記者出井康博在去年所出版的《絕望工廠-外國留學生與實習生「現代奴工」實錄》中便提到,日本向來不接受外籍人士以體力勞動工作的名義申請簽證。所以,許多亞洲的年輕勞動力,便以「實習生」或是「留學生」的名義申請學生簽證,到了日本,則成為「假求學、真打工」的體力工作者。

然而,這個問題的嚴肅性,卻不僅止於申請一個與事實不符的簽證而已。出井康博在長達10年的調查過程中發現,長年少子化的影響已經讓日本許多學校收不到學生,企業也沒有基層工人,而讓其他亞洲外國人以「留學生」、「實習生」的名義申請來到日本,不但解決勞力問題,還可以在帳面上補充學校學生人數,讓這批搞不清楚狀況的外國人一邊賺錢、一邊繳學費,同時,還可以讓日本社會繼續便利舒適。

「最需要外籍勞工的職場其實是在平常看不到的地方。例如製造便利商店和超市便當的工廠、宅配理貨的倉庫、送報。這些都是日本人不想做的夜班體力活。」而這些隱跡在日本不同角落的外籍工作者中,近年來以越南人數量倍增最為顯著。「來日本留學,靠打工就能每個月賺進20萬到30萬日元。」出井康博指出,代辦留學的廣告吸引了許多越南家庭,但廣告的亮點的卻不是讀書,而是可以赴日打工賺錢。雖然繳足一筆150到200萬台幣的代辦費非常驚人,但許多越南留學生還是不惜揹債,也要來日本掙一個希望。

是進步還是後退 日本外勞政策還要觀察

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王文岳指出,由於在日本工作的外國人在過去的法律上只允許白領階級進入,所以在統計上其實很難調查,因各種不同動機進入日本的「留學生」到底算不算外籍勞工。「即使他們的確就是在工作,而且數量絕對大大超過勞動省所統計的『白領外勞』。」甚至還包括許多已經沒有學籍,或是變成黑工的非法工作者。從今年起,即使在特定技能1號的規範下,有的實習生可以請雇主協助,更改簽證名目,就地合法(工作),「但缺工的問題還是難以解決,且志在打工的學生到底要拿哪一種簽證比較有利,也很難說。」王文岳補充。

而日本今年的政策大轉彎,開放了藍領移工進入日本、放寬申請居留的限制,當政府對缺工企業大放送,但對本勞是否有害,青年貧窮的問題是否會更加嚴峻,在一個力求「和諧」的日本社會中,可能會留下來的藍領「外人」會是如何定位的角色,都要持續追蹤與觀察。 

 

*第一次開國,為1853年美國艦隊攻入江戶灣,強迫日本開放鎖國狀態,史稱「黑船來航」

 

延伸閱讀:

移工的年關系列一:奴隸移工30年 等無自由換雇主

移工的年關系列二:今年要比去年好 希望碰到好頭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