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國際焦點 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內-社會焦點

當脫口秀瞄準直男/她吐槽男性「盲目自信」,男網友罵翻、氣不過後乾脆舉報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1/01/02 12:55
  • 作者/ 黃梅茹

近來,有位中國脫口秀演員引來外媒《紐約時報》的注意,她是楊笠,因多次在節目上對男性議題表現敢言作...

近來,有位中國脫口秀演員引來外媒《紐約時報》的注意,她是楊笠,因多次在節目上對男性議題表現敢言作風,被眾多中國男網友認為在散播「仇男」言論,甚至演變為舉報事件,許多台灣男性則認為,自己對這些言論感到不痛不癢。

中國脫口秀演員楊笠。(圖片來源/截自 YouTube )

楊笠都說了些什麼?

最先讓楊笠爆紅的是這句話:「他明明為什麼看起來那麼普通,但是他卻可以那麼自信?」這是楊笠於去(2020)年 8 月時,在脫口秀節目《脫口秀大會》講的段子。

她舉例子補充,稱求學時總會遇到班上考試得高分的女生,這群人總想知道為何自己沒拿滿分;相較之下,部分男同學對分數不怎麼在乎, 「你感覺他擁有全世界,他能拿著那張卷子在班裡來回穿梭,好像在說『你看,我就考了40分,我是個傻子』。」

節目播出後,這番發言引來中國觀眾熱議。有男性認為楊笠的說法有刻意貶低男性、造成社會性別對立的嫌疑,且只是為了取悅女性觀眾,而不是為女性發聲,並評「如果不喜歡直男,就找閨蜜結婚好了」、「一棒子打死全部男人」。

但支持楊笠說法觀眾也不在少數:「回想一下,身邊還真有不少這種盲目自信的男性」、「有時你跟一些男生對上眼,他們都會覺得妳愛上他了」。

當這場風波將近平息的幾個月後,楊笠在同年 12 月 25 日的《脫口秀反跨年》節目中,再次展現猛烈炮火。她主動提及自己數月前遭痛罵的那句經典段子,回應批評她的男性,「你感覺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惡的老巫婆,人生所有苦難都是由於我說了一句話。」

她接著表示男性太難討好,還酸了男性一回:「我說你是個垃圾你肯定不樂意,但如果我說你是個好人,你也覺得我在侮辱你;現在我說你是個普通人,你也不高興;那你到底是什麼人,『見仁』見智的事情。」旁人提醒她「你在挑戰男人的底線」,她回:「男人還有底線?」

這下,許多中國男性沉不住氣了,紛紛跑到楊笠的微博開罵,根據《紐時》報導,甚至有個自稱捍衛男權的團體發起運動,發信給中國的媒體監管機構以舉報楊笠「辱罵全體男性」和「宣揚仇恨」,後來該片貼文經歷批評聲後下架。

期間,也有學者批評楊笠作法。一位北京的國際關係學院法學教授儲殷就於 29 日發長文,警告楊笠的「資產階級」性別政治可能威脅到勞動階層的團結,還稱這種「按照身份政治進行的運動」,幾乎一定會滑入仇恨動員,且認為脫口秀的冒犯與販賣仇恨應是兩件事。

《紐時》向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和楊笠詢問舉報事件,兩方未對此回應。

楊笠在脫口秀節目中的發言,讓中國男網友很受傷。(圖片來源/截自微博)

脫口秀的界線難定義

討論政治、社會議題的脫口秀起源於西方國家,這類娛樂性節目逐漸在台灣、中國流行起來,一個脫口秀成功與否,多取決於其演員的主持技巧與舞台魅力,再者,觀眾是否能接受內容也會有影響。

針對楊笠的事件,《紐時》在報導中提及,她絕不是第一個在脫口秀裡大談該議題的人,「但楊笠是一個中國脫口秀演員,那裡的家庭和工作場合仍堅守傳統的性別角色,且新生的#MeToo 運動在政治圈和社會遭強烈反對」。

言論自由的管制,是否影響脫口秀的尺度?在許多關注脫口秀的台灣人看來,對比兇猛風格的美國脫口秀,「覺得楊笠滿溫和的」,並諷刺被這番言論冒犯的人,「男性的自尊這樣就被敲碎?太脆弱了!」「要是台灣的脫口秀,演員早都抓光了。」

有人還拋出疑問,表示「脫口秀男演員幾乎每天都吐槽女性,怎麼女演員一吐槽男性就覺得被冒犯?」

除了談男性,楊笠也曾拿女性在職場上的潛規則開玩笑(寫不出脫口秀文稿便去敲編輯的門),並回應批評:「一個段子之所以能效果好,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有共鳴。」

不只在中國,台灣的脫口秀界也引發過爭議。演員曾博恩演出脫口秀時,曾把自由鬥士鄭南榕的自焚事件融入笑話,也在節目中回憶新婚當夜與太太討論性侵的定義。

當時曾博恩表示只要一方不願意就算性侵,太太回:「那你不就一天到晚被我強姦?」該影片上架後遭到眾多批評,曾博恩事後拿自己的過往說明,表示以前每天「被同學架住、被打手搶,我射了才肯放我走」,稱自己是希望大眾能注意「男性被強暴」議題。

Source:《紐時》、《微博》

更多太報報導
她讓模特穿上台電「10+ 年資的退役老將」!令外媒驚豔的台灣設計
原以為是離家一周,沒想到變 70 年:北韓逃亡嬤戴上 VR 後「回家」、淚流不止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