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國際焦點 國際焦點-中港澳

彭紹宇專欄|《希望:為愛重生》:在性侵悲歌之後,能開出希望嗎?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09/30 10:25
  • 作者/ 彭紹宇

素媛,在韓文中的雙關是「夙願」,意為希望,這不是一個提醒我們世界有多麼險惡的故事,而是告訴我們,...

素媛,在韓文中的雙關是「夙願」,意為希望,這不是一個提醒我們世界有多麼險惡的故事,而是告訴我們,如何在最傾頹的醜惡上,依然能保有希望,保有對世界的信任。

近期再度被討論的電影《希望:為愛重生》於2013年上映,改編自震驚南韓的社會案件。(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改編自震驚全南韓的社會事件,年僅八歲的女童在上學途中遭一名中年男子強行施暴且性侵,不但在她的身心靈留下永難恢復的傷口,也從此改變女童的一生。

親眼看著世上最美好、最純粹的事物被狠狠踐踏,那樣的痛,是比深淵更黑暗更無助的痛楚,你無法想像這般惡的程度,這部電影卻要你直視惡之本身,從來都不是悲劇給觀者帶來難以負荷的沉痛,而是知道它曾經美好,卻都註定不再相同。

縱使該事件是全片主旨,電影選擇以別種切入角度,探討傷口該怎麼癒合,不僅對於當事者,還有面對悲劇降臨的這一家人,與周邊的朋友、同學、同事等等,都像是被拖入一場風暴。

身處暴風眼中央的素媛,是每天在崩潰邊緣重新將自己拼湊回來,是經歷那些每個想放棄的時點,質問自己「我做錯了什麼」,又堅強地一路走過,這也是為什麼,全長二小時的片子在前二十多分鐘就已交代完性侵案,且刻意以隱晦手法帶過。

反倒在後來一段慌張的父親強行為女兒擦拭的戲中,用極為高明的手段再次重現,而女童經歷一切之後的失語,透過旁人協助才重拾控訴的能力,也象徵多少沒來得及被聽見的聲音,因為缺乏援助或理解,就此被埋沒在心底深處。

與其說這是一齣悲劇,它著重的點在於「重生」——被破壞的人生、被撕裂的家庭,還有治癒與接合的可能嗎?

儘管這些人都不再是原本的自己,最困難的或許是「承認自己已經不同」這件事,片中的小女孩素媛實在過分早熟,不禁讓人心疼,甚至有勇氣出庭指認犯人,那場被害人與犯人僅一步之遙的法庭戲,不乏戲劇性元素,卻也呈現法律的不近人情,以及社會普遍對於被害者隱私的漠不關心。

是否有想過,要是受害者不夠勇敢呢?要是家庭不夠勇敢呢?要是社會不夠善待他們,會怎麼樣?

片中的小女孩素媛早熟得令人心疼。(圖片來源/IMDb)

電影呈現的善惡相當分明,鄰里同學的善良互助,以及落入泥淖的人們本身也不放棄掙扎,才讓一切有好轉的跡象,只是在現實世界中往往並非如此,只要一個悲劇襲來,便足以導致一個接著一個的骨牌傾倒,而人們,就這麼樣墜落了。

《希望:為愛重生》近期之所以再次備受討論,因為案件原型的犯人趙斗淳,在服滿十二年刑期後即將被釋放,進而掀起社會恐慌以及「是否應重審」的輿論攻防。

儘管超過六十萬名韓國國民向青瓦臺連署重審案件,基於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趙斗淳一案終究不可能重審或改判。

但由於這部電影的影響力,不但促進韓國國內將兒童性侵案件的刑責上限從原先的十五年,加重至三十年,之後又上修至五十年,更提高社會重視性侵案件受害者的權益保障,逐漸洗去「錯在受害者」的迂腐觀念,讓大眾認知,當我們身邊發生如此悲劇,我們應當如何「接住」這些生活一夕劇變的人們,又當悲劇發生在自己身上,撥開荊棘的道路在哪裡。

因這部電影,讓韓國的兒童性侵案件的刑責上修至五十年。(示意圖來源/Unsplash)

看向台灣,若這樣的案件發生於台灣,會有什麼改變?根據刑法第227條所言,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且若犯與未滿七歲之幼童強制性交,根據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2款,即構成「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得加重刑期(最高可至無期徒刑)。

如此比較,便可知韓國法律的改革確實迫在眉睫,而電影的力量便在於此,它不僅讓人看見這個世界的更多模樣,也試圖讓這個世界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電影最後,素媛望著出生不久的弟弟「夙望」,緩緩吐出那一句——

「你能出生,真是太好了。」

這當然是過於理想的情節,我們或許難以期望對於一個曾經歷如此巨大之惡的靈魂,能夠說出這樣正向的話,但也謹以這句話提醒自己,活著並不容易,難免會受盡大大小小的傷,善待彼此也就更加重要,那是微小,卻能創造巨大安撫的能量。

素媛,可以是悲劇的代名,也能是希望,在最傾頹的醜惡當中,她用自己的苦痛告訴我們,幽暗的盡頭,總會有光,不要失去希望。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彭紹宇專欄|韓國社會寫實劇高標:《我的大叔》寫出中年世代的困境與溫柔
彭紹宇專欄|《陽光普照》:在成為別人的太陽前,先溫暖自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