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國際焦點 國際焦點-中港澳

全村被 270 個人偶包圍!日本「人偶村」背後的溫馨故事:想讓他們永活在我們心中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6/09 17:24
  • 作者/ 黃梅茹
  • 撰文/黃梅茹

日本四國的深山裡有一座特別的「假人村」,據《法新社》2019 年統計,該村落裡住著 27 位村民(活人)、...

日本四國的深山裡有一座特別的「假人村」,據《法新社》2019 年統計,該村落裡住著 27 位村民(活人)、270 位與人等高的稻草人偶;第一次到訪這個村落的人,多少會感到毛骨悚然,不過當他們瞭解這些人偶的「身世」後,都為之動容。

日本四國的深山裡有座「假人比活人多」的人偶村。(圖片來源/法新社 YouTube 影片)

布偶創作者:「村裡每少一個人,我就再補進一個朋友」

這個村落是四國的名頃村(Nagoro),眾多布偶的製作者則是 70 歲的村民綾野月見(Tsukimi Ayano),她也是著名的稻草人藝術家。她的父親於十幾年前去世,當時她為了防止鳥兒吃掉花園中的種子,做了個稻草人,並為人偶換上爸爸的衣服,將它置於花園中。殊不知,她的鄰居見狀,還真的誤以為稻草人是綾野月見的爸爸,並和它打招呼:「早安,您今天起得真早!」

隨著越來越多村民過世,綾野月見以「少一個人就多做一個人偶」的方式紀念村民,「我想讓他們永遠活在我們心中」,她還將人偶們安置在村里的各個角落,藉此抵抗人煙稀少所帶來的空虛感。

每個人偶都是綾野老奶奶一針一線,手工縫製。(圖片來源/法新社 YouTube 影片)

她製作一個稻草人大約須花上三天,且都純手工縫製。她會先拿一塊白色有彈性的方形運動衣布料,裹在棉絮上,並熟練地縫上鼻子、嘴唇;她在縫補耳朵時總特別小心翼翼,因為要把布縫得像人類的耳朵一樣有皺褶:「我要保證我的稻草人能聽到聲音。」隨後再為人偶們換上衣裳。

《BBC》記者前往她家採訪時,她神采奕奕地為記者介紹坐在她身後榻榻米上的一座女人偶,「她」有著粗紗編織的灰白頭髮,身著優雅的灰色和服,「這是我媽媽,我每天都會和她聊天」。

學校、街道與農地被人偶「攻佔」

接著,她帶領記者走到一棟雄偉的兩層混凝土建築前,十足像個導遊:「這裡曾是所小學,但學生越來越少,這所學校近幾年甚至關閉了,現在住在這個村裡地學生都得搭 30 分鐘的公車,去其他地方上學。」

走進學校、打開教室門時,記者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稱四處可見稻草人,有「校長」在走廊上監督,也有「老師」聚集在教師休息室裡,甚至有 20 個「孩子 」乖乖坐在位子上,書桌上是半翻開的課本,認真地聽課。

他們離開學校、回到街上,記者一眼望去,能看到坐在長椅上、在田裡耕作的人偶,讓記者感到內心五味雜陳,因為這些人偶確實像恐怖電影裡的角色,但同時又認為綾野老太太的故事令人心酸。

學校教室裡竟坐滿 20 個「孩子 」。(圖片來源/法新社 YouTube 影片)

其實,日本數百個村莊都在上演著同樣的故事

名頃村的人口會這麼少,除了村民自然亡故外,還因為身長在偏遠地區的孩子們,長大後多前往城市尋覓工作機會,而他們一旦離開家鄉,就是永遠不再回來。

其實,每年日本數百個村莊都上演著同樣的故事,唯獨名頃村有綾野老太太這樣的藝術家,為家鄉增添生機而努力不懈。她也表示,每當想起村莊還熱鬧的時光,就讓她更有動力做出更多的人偶。如今,名頃村每年都會有眾多遊客拜訪,並為這樣的奇觀感到嘖嘖稱奇。

 

延伸閱讀:
「珊瑚被遊客沒神經地踩成碎片,我的心也碎了」台灣何時才能有海洋文化?
衛星影像洩了中國的底?哈佛研究掌握 2 關鍵:武漢可能從去年夏末就爆發疫情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