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國際-國際焦點 國際焦點-中港澳 名家專欄-時事

重點就在括號裡專欄|問題不是「為何不看好中國版《棋魂》」,而是:要怎麼表現「佐為」之美?

日本動漫畫翻拍真人化,不是稀奇的事,改編得好才是真功夫。中國愛奇藝釋出真人版電視劇《棋魂》的劇照及預告,一公佈,不只原本就對中國反感的海外國家引發批評熱潮,就連中國本地的觀眾也全面不看好。

原因就是為了《棋魂》最重要的角色「藤原佐為」──中國劇組太刻意還原日版佐為造型了。 

中國所拍攝之真人版《棋魂》官方海報。

《棋魂》的故事,是少年主角進藤光遇見古代棋士藤原佐為,而進藤光受佐為啟發,開啟了圍棋生涯。

在漫畫原著裡,佐為是日本平安時代的棋士,此次改編,佐為變成中國演員張超飾演的「褚贏」,是南朝宋文帝時期的「棋待詔」。當然,秉著本土化設定,勉強可以接受這個古代棋士設定,但是從歷史考據來看,魏晉南北朝當然有自身的服飾,又何必刻意讓陸版佐為穿上日本公服?

更不用說此次改編,也讓張超刻意畫上原著小畑健為佐為設定的「紫色眼影」,要真人化,卻在最重要的細節卡通化了,讓這個古裝角色更加格外尷尬。

在真人版《棋魂》中,中國演員張超飾演的「褚贏」畫上了經典的紫色眼影。

不過,這其實不是讓人難以期待《棋魂》真人化的唯一主因。

以精細畫工在日漫界聞名的小畑健老師,由他擔任原畫的幾部作品,都曾改編過真人電影或是連續劇。 

劇情緊湊的《死亡筆記本》不用說,日本國內拍過電影版、連續劇版,就連美國Netflix在2017年,也將死神路克轉化成他們所熟悉的綠惡魔威廉達佛(表情捕捉及配音),正義邪惡兩方,探究英雄主義,《死亡筆記本》的真人化雖然很難說改編成績不錯,但確實是個適合讓真人演員以演技演出夜神月的扭曲及掙扎。

《爆漫王》是在2015年讓大根仁導演改編成電影版,由佐藤健及神木隆之介主演,這個在漫畫裡講述如何追逐漫畫夢想、多少置入了《少年JUMP週刊》精神「友情、努力、勝利」的故事,透過魚韻的音樂,以及大根仁作品裡繽紛色調及有趣剪輯,《爆漫王》也取得了不錯的改編成績。

但是,要拍好小畑健最紅之一的作品《棋魂》,實在太難了,難處當然不在於圍棋競賽──《棋魂》最優秀的地方在於就算你不懂圍棋規矩,也無損它的精彩──因為要成就《棋魂》之美,在於佐為這個角色,代表著日本的一種「物哀」精神。

在堀田由美的故事裡,佐為一生追求「神乎其技」,可以沒有形體,是亡魂,也可以稱呼為神,因為有祂的執著,祂對少年主角的循循善誘,構成《棋魂》整個故事的美感。

而《棋魂》最高潮的部份,在於佐為終於領悟到,自己之所以仍以無形體狀態在世,是為了「傳承」──花費千年,看遍人間的來去無常,祂在棋盤上是侘寂的,獨自前進,就是為了等待像進藤光這樣的光明未來,時間對祂來說,是永恆,也是一瞬。

在漫畫原著裡,進藤光的對手南韓隊的主將高永夏,曾經道出《棋魂》這故事的精髓:「為了連接過去與未來,我們都是如此。不光是圍棋,人類所有文明的歷程皆是如此」、「為了未來的某一刻,由現在來連接過去與未來。」《棋魂》要給讀者的感受,其實已經不太像尋常少年漫畫,它要談的概念,其實是純粹的,是幽玄的。

而小畑健及堀田由美,透過紙上表現,極致地表現出佐為的美,極具日本哲學意象的美。而中國版,從一開始在各種細節上就讓人失望的「褚贏」,實在讓人難以信服劇組能將這樣的日式美學表現出來──因為那正是《棋魂》的精神。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重點就在括號裡專欄|公眾人物的「母親」形象,背後有多少痛苦?
外遇、買春、賣口水當職業!2020年日劇題材挑戰男女關係新視野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