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國際焦點 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內-社會焦點

王立第二戰研所觀點|「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戒。」——進步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一線之隔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5/08 11:03
  • 作者/ 王立第二戰研所
  • 撰文/王立第二戰研所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被共產間諜滲透的國家,一次又一次的寄望自由燈塔的美國,能夠如同過去對抗極權時的堅定,站在國運如風...

「被共產間諜滲透的國家,一次又一次的寄望自由燈塔的美國,能夠如同過去對抗極權時的堅定,站在國運如風中之燭的小國之前。」

結果華府的專家,幻想著只要犧牲小小的國家,反正犧牲小國避免世界大戰,還能透過經貿阻止中俄的聯手,甚至策反中共,決定袖手旁觀。

這不是台灣,是1950年的朝鮮半島。

「憤怒的人民擠進市街,向鎮壓者丟擲石塊,運動家聲嘶力竭,喚醒應站在人民方的警察,媒體向這個世界發出絕望的怒吼,寄望自由世界伸出援手」

結果自由世界的人民只給予掌聲,電台最後的聲音在共黨軍警的血腥鎮壓下消失。

這不是香港,是1956的布達佩斯。

「透過對政敵寬宏大量的態度,希望可以換得美國輿論的支持,擠出國家點滴資源,帳款也都付清,望著大海等待先進武裝入港,能夠拯救國家免於大海另一端的共黨滲透。」

結果好萊塢大聲頌揚共產黨的外表魅力,自由派施壓政府不得援助危害人權的政權,和平主義者高聲歌唱和平共存才是未來。最後共產黨送去了大量武裝,成功擊敗原政府,大肆逮捕與屠殺異議者。

這不是某個未來線的台灣,是過去的古巴。

(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 CC by 4.0)

進步主義者總愛找出一百個理由,證明他們討厭的保守份子多麼邪惡與反人權,卻對大海另一端沾滿血腥的共匪萬般呵護。

真正的進步派追求的是永無止境的鬥爭,得了隴、又望蜀,對於取得的成果永不滿足。沒有階段性的成功,只有在他們手上的徹底成功,在前年毀掉整個台灣民主前輩積累的政治信用,差點於今年把台灣整個賣掉。

至今,仍不承認他們與共產主義的手段並無二致,總能找到藉口,找出仇恨台灣既有結構的所有可能。所幸,曾經支持過進步主義的台灣人,多數已經發覺這種沒有限度的加蔥,根本無法達成任何目標,反倒讓自己陷入險地。

但台灣的進步派跟他們崇敬的美國進步派差在哪?

差在台灣漸漸成形的民族主義,對即將被共匪統治的亡國感充滿恐懼而這正好站在進步主義打心底欣羨的共產天堂對立面。

所以你才會在華文圈中,看到左派面對美中各國態度之間,充滿各種矛盾的說詞。左派自己也知道進步派太極端,但本能上無法支持保守派,社會主義者也曉得進步主義有鬼,但就是無法暫時放下成見與跟資本主義信徒攜手合作。

(圖片來源/Unsplash)

這也沒甚麼,美國的歷史大概就是20年一輪,被共產主義欺騙過的人,武裝對付共匪直到共產黨假意妥協,然後新生代認為這是解除軍備,大撒幣增加社會福利的時候。

養出一整代軟弱無力的政客去取得政權,開始幻想共產黨可以與自由世界和平共存,回頭配合共產主義對民主社會的解構與破壞,放棄一切責任與義務,只想著無止境個人權利與享樂。

直到下一代受夠的人決定,要物理性的反擊為止。

我不想去跟這些自詡進步主義者討論任何事情,只要還有一絲共產主義在其中,共產鬥爭的手法在當中,就不需要與共產黨的同路人談判。

你會反對共產主義,會受不了這些沒完沒了的抗議者,就該了解自己不屬於進步主義的口號。

我只希望會來看的朋友,相信自由民主的同志,謹記這句話:「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戒。」

作者:王立第二戰研所 文章出處:Facebook

延伸閱讀: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黃國昌列大同獨董提名,背後蘊含哪些國安問題?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數月內整個走鐘,柯文哲跟民眾黨在急什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