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亞洲

不只外國人被騙淪豬仔 柬埔寨婦女也被拐賣到中國成生育機器

  • 更新2022/08/21 15:47
  • 發布2022/08/21 15:34
  • 作者/ 李寧怡

包括台灣、香港、中國、馬來西亞等地,近年許多民眾被騙往柬埔寨成為「豬仔」,成為國際矚目的人口販運議題;然而,多年來有許多柬埔寨婦女被騙往中國,遭中國當地人蛇賣給光棍,成為生育機器;部分受害者逃到中國當地警局求助,竟遭關押,甚至被威脅控罪。部分受害者幸運取得手機,在社群網站求助後得以逃脫煉獄,但也有人長期受困異鄉,生不如死。

香港《南華早報》發布調查報導指出,許多柬國婦女被賣到中國婚嫁,主因是中國過去的一胎化政策加上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導致男女比例嚴重失衡,許多男子找不到對象,或是出不起價碼水漲船高的聘金,於是以低價向仲介「買」柬埔寨妻子。

報導披露數名受害者的遭遇。現年22歲的柬埔寨女子阿素(Suk),2018年17歲時就被騙到中國。當時,作為家中經濟支柱的哥哥意外身亡,而阿素在服飾工廠的月薪僅140美元(約4200元台幣)。在同事勸說下,她聽信了到中國工作的月薪可達1000美元(約3萬元台幣),於是自金邊飛往越南,然後被仲介用巴士載到中國境內。

阿素以為自己要去工廠打工,卻被安排坐上一輛摩托車,抵達一處山區後被迫嫁給一名男子,且「公公」立刻將她的護照沒收。阿素隨即開始構思逃跑計劃。

圖片
柬埔寨西港的廢棄賭場。彭博新聞

在阿素多次懇求下,「丈夫」同意給她手機。她設法學會翻牆,然後上臉書傳訊息給母親,也發文表示自己被迫嫁給中國男人,「他們說如果我不嫁,就會被賣入妓院」,而她渴望自由,希望能再見到家人。2019年10月,母親前往金邊向柬埔寨內政部投訴,但無下文。

之後,阿素兩度試圖逃跑未果。頭一次她想去找在臉書結識的另一名柬國同胞婦女,但途中被婆家的人攔截;第二次她到當地警局求援,但婆家的人也立刻趕到,與警察交涉後把她帶走,期間她曾大喊求助,但「他們把門關上,不讓別人看到」。

阿素被帶回夫家後,投訴無門,最後乾脆在臉書發文求助,獲得柬國當局注意,幾天後,中國當地警方就來到夫家。2020年12月,她和多名同胞婦女一起被送回金邊。


阿素算是比較幸運的例子。「全球反跨國組織性犯罪機構」(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sed Crime)披露,許多被迫嫁給中國「丈夫」的外國新娘會遭到虐打和強暴,拒嫁或生不出兒子的婦女還會被多次轉賣。

該機構表示,柬埔寨婦女遭拐賣到中國的情況已出現多年,2016年有增加趨勢,到了2020年初Covid-19疫情爆發後,受害者甚至倍增,因為許多柬國工廠倒閉,失業婦女大增,因此更多人

年輕女子昆茜2020年與首任丈夫離婚,之後又因疫情薪水被減半,在玩具工廠每天工作12小時,月薪僅120美元(約3600元台幣),根本養不起兩名稚兒。工廠同事稱在中國同樣工作月薪可達1100美元(約3.3萬元台幣),她立刻表示願意前往。

數日後,她與十多名同胞婦女被「仲介」送上巴士,自金邊經越南進入中國,隨後分成四人一組搭計程車載往不知名處所。中國方面的人口販運份子以辦SIM卡為由收走她們的身份證件和手機,之後只還給她們拿掉SIM卡的手機,證件被沒收。

直到數週後,她才被送往一處回收工廠做清洗瓶罐的工作,三個月的收入才有1100美元;期間身邊的同胞女子一一被賣掉,強迫嫁給中國男人。2021年8月,昆茜也被賣給江西省一名男子作妻子,男方聲稱付了約6萬元台幣給「婚姻仲介」。

為免被毆打,昆茜同意嫁給這名禿頭男子,不過一週後她就前往當地警局報案。然而警方卻勸她跟「丈夫」回家,並威脅她若不從可能要坐牢一年,卻說不清她犯了什麼罪。

掛念著兩個孩子的昆茜,擔心自己被迫留在中國一輩子,堅決不從,於是被關押在警局地下室。所幸她前往警局途中曾與在家鄉的哥哥聯絡,並提供「丈夫」家的地址,哥哥隨即到柬埔寨副總理韶肯(Sar Kheng)的臉書留言求助。此事受到柬埔寨警方重視,不久後昆茜就被遣返回國。

不過,阿素與昆茜向中國警方求助後所受遭遇,反映了中國警方對待相關案件的態度。「全球反跨國組織性犯罪機構」工作人員Thi Hoang表示,中國警方只把相關案件視為家暴案處理,而非人口販運犯罪。某些受害的柬國婦女甚至會遭中國警方拘禁三個月甚至一年,因為她們的簽證過期,或沒有合法居留證件。在不承認拐賣婦女是犯罪的偏鄉地區,尤其常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