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東北亞 投書-時事

朱宥任|被判宗教設施違憲的沖繩孔廟,當初正是為了對抗宗教而建

  • 更新2021/03/05 14:39
  • 發布2021/03/05 14:31
  • 作者/ 朱宥任

二月底,位於沖繩縣那霸市的「至聖廟」(孔子廟),因被認定為宗教設施,遭最高法院判決不得無償使用公有地,否則就是違憲。日本最高法院認為孔廟參拜、祈願,並且有固定的祭祀儀式,形式上完全符合宗教的定義。

圖片
沖繩縣那霸市的「至聖廟」(孔子廟)被認定為宗教設施。(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過去「孔廟」與儒家緊密相連、在學術教育佔有一席之地

過去,中外各地的「孔廟」與儒家緊密相連,確實曾在學術、教育上佔有一席之地,然而當此兩領域功能都已在現代社會中被取代,徒留祭祀功能的廟堂,也很難說得清到底和宗教有何差異。不過對於被認為是宗教設施而失格的沖繩孔廟而言更諷刺的,或許是過去琉球孔廟的建立,就處在對抗宗教的背景之下。

話得從過去說起。以前沖繩並非日本轄下領土,而是自成一格的「琉球王國」。琉球王國向明朝輸誠,雙方維持著「朝貢」、「藩屬」的關係。形式上琉球奉明朝(中國)為尊,國王接受冊封,但明政府基本上不干預琉球政權運作。

琉球論及實業技術還是思想,與中、日等國仍有相當大的落差。因此在琉球在國內政權統一之前,其中一位國王「察度王」便已經向明朝請求,希望能派予一些漢人來琉,好方便就近學習漢文化。於是朱元璋便撥了一批福建人到琉球,在那霸建立「久米村」,這些漢人也被稱為「久米三十六姓」(或「閩南三十六姓」等),成為漢文化移入的先驅。

即使如此,儒家思想還沒那麼快在琉球傳播。琉球當時有自己的在地信仰,即使統一政權確立,宗教卻仍有極為龐大的影響力,有時甚至可以改變政治運作。最著名的,便是「尚宣威王退位事件」。

圖片
過去「孔廟」與儒家緊密相連、在學術教育佔有一席之地。(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琉球遭日本入侵、決心改革對宗教過於偏重的問題

當時,前一任國王尚圓王過世,然而王子尚真還年幼,群臣於是推立尚圓的弟弟尚宣威即位。然而尚真的母親宇喜也嘉對此安排感到不滿,於是勾結祝女(神職人員),讓她們在儀式上假借神靈附身,斥責尚宣威德不配位,尚真才是應該的國王人選。

結果宇喜也嘉的計謀得逞,尚宣威王因此黯然下台,由尚真繼承了國王之位。後來尚真王在位期間,雖然設置了「聞德大君」一職,並由王室的女性擔任,將宗教體系納入政務的管轄之下,卻也側面反映了宗教勢力在國內根深蒂固,無法說斷就斷的現實。

然而,琉球在之後遭到日本島津氏入侵,雖然國家之名最後保住了,但政權遭到薩摩藩的挾持。吃敗仗,加上東亞局勢動盪,使得曾倚靠貿易的琉球,局勢一下陷入蕭條中。直到一六六六年,擔任攝政的羽地朝秀看不慣國內的頹靡風氣,決定展開改革。

羽地朝秀受日本儒家學者泊如竹影響,為人剛直不留情面,他的改革有諸多面向,對於琉球改善眾多,還被捧為「琉球五偉人」之一。其中他決心改革的問題之一,就是琉球對宗教過於偏重的問題。

圖片
羽地朝秀畫像(圖片來源/作者攝於「琉球料理首里天樓」餐廳)

曾經被視為先進思想、儒家如今被視為另一種信仰

琉球過去的信仰認為:在一切起源之前,天神阿摩美久降臨久高島(位於沖繩本島東南方的離島),創造了世間萬物。因此國王、琉球諸神與聞德大君等人,都得例行性的到久高島祭祀。但羽地朝秀認為,為了一個虛構神話,不應該如此勞師動眾,因此他上書琉球國王尚貞,表示琉球人其實和日本人同源,絕非神話所述般的由神靈創造,這便是「日琉同祖論」。因為日琉同組論,羽地朝秀的民族立場在後來頗受質疑,但就該論述發表的當下,可以看得出他發表言論的目的之一,旨在駁斥不可信的宗教傳說。

羽地朝秀對琉球傳統信仰和佛教反感,相對的,他相當推崇儒家思想。琉球孔廟正是在他和尚貞王時代開始建造,後來久米三十六姓出身的程順則,更是在孔廟中興建了「明倫堂」,成為琉球第一個官方學校,「儒學」才終於算是在琉球確實扎了根。

然而隨著琉球王國滅亡,明倫堂和孔廟先是失去教育機構的功能,後來更毀於沖繩戰爭中,原址又在戰後拓為道路,如今只剩石碑與一尊台灣贈送的孔子像佇在那,重建的孔廟則先後被移去波上宮附近與現址地。曾經被視為先進思想,用來打擊守舊迷信的儒家,如今換自己被視為另一種信仰,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時代變遷吧。

本文作者曾出版小說《好球帶》、《地下全壘打王》,散文《沖繩不一樣:那些旅行沒教你的沖繩事》。(本文為作者投書,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太報匯集各路觀點,成為大眾的傳聲筒。歡迎投稿至太報:contact@taisounds.com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