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別企劃

水管也能當成樂器!阿民水管秀跑遍全台、顛覆日常想像:「限制想法的不是能力,而是否定。」

  • 更新2021/02/09 17:43
  • 發布2020/11/03 12:16
  • 作者/ 洪采姍

「火車行到伊都~阿末伊都丟~唉唷磅空內」熟悉旋律傳來,伴隨砰砰砰的打擊聲,好奇一探,喚起兒時記憶的,竟是用「水管」打成的旋律。魏亞民穿得如工人一般,時而正經、時而浮誇的表演逗笑眾人,很難不為他駐足,儘管只是街頭一隅,卻集結了所有喝采。

魏亞民將水管改造成樂器,跑遍全台表演。(攝影/鄭存妤)

高三產生興趣 目的只是「想賺錢」

樂器百百種,多數人卻沒想過,看似普通的水管,也能敲出優美旋律。魏亞民高三時看見國外有人這麼做,便一頭栽進街頭藝人的行列,渾然天成的表演魂,一做,就是四年。

回首最初的契機,沒有什麼龐大理想,就只是想賺錢。魏亞民把水管搬回家堆在房間裡,整天鋸啊鋸,旁人笑他太天真,怎麼可能做得出來,但即便眾聲雜沓,他仍忠於自我,研究了快一年後,第一代陽春版終於在2016年誕生。

出身台南的他,當時每天扛著水管到火車站地下道敲啊敲,學過爵士鼓使魏亞民對音感的掌握度高,即便只是幾個和弦組成的旋律,也因此賺了點小錢。

高中畢業後,他帶著水管和朋友一起環島,原以為只是一趟旅程,卻成了影響甚鉅的轉捩點。

帶著水管環島 竟意外打上電視節目

那是豔陽高照的夏天,於烏日站下車後,突發奇想用走的到台中火車站,不熟悉路線的他們,走了將近四小時才抵達。

好不容易到了火車站後,看見一位街頭藝人,魏亞民上前請他借個幾分鐘時間表演,不收打賞也沒關係,汗流浹背的他在火車站前開始敲水管,就這樣敲進了電視節目《綜藝大熱門》製作人的耳朵裡,邀請他上節目表演。

機會,永遠留給準備好的人。魏亞民當時花了一週的時間廢寢忘食,將水管從原本的8個音,改造成有24個音的樂器,為的就是在節目上呈現最好的演出。他的水管秀之夢,終於更上層樓。

為反轉被看不起的音樂 他用水管打出一場秀

另一個改變他的契機,是2017年的全國街頭藝人大賽。當時分成音樂組和表演組,然而音樂組卻常遭睥睨,被認為只是演奏樂器而已,憑什麼和表演拿一樣多錢。

或許是魏亞民天生反骨個性使然,他想證明,即便是樂器,也能做出一場秀。於是他開始觀察生活,把自己設定為「火車工人」的情境,買車票進月台觀察站務員一舉一動,甚至去打零工搬冷氣,體驗真正「做工的人」。

透過不斷和前輩討教、再三彩排修改後,完整的阿民水管秀總算登場。回想起第一次表演,他成功讓觀眾哄堂大笑,博得滿堂彩,打賞金還很剛好的是6,666元,那一刻,魏亞民熱淚盈眶。

街頭充滿未知 臨場反應是關鍵

年僅22歲的他,儘管外表看起來是個大男孩,舉手投足卻散發成熟的韻味,魏亞民笑說,這是社會化的結果,街頭的不確定性使他成長,卻也為此深深著迷。

身為街頭藝人,好的臨場反應能力是不可或缺的關鍵。有次在台南表演,不遠處有位精神病患大吼大叫,原本魏亞民置之不理,卻在表演完請觀眾打賞時,精神病患突然朝他飆罵「你會死啦」,空氣瞬間凝結,民眾相當尷尬。

所幸魏亞民腦筋動得快,他馬上自嘲,說自己遲遲交不到女朋友,「缺愛到真的要死了,請大家同情我給點錢吧!」語畢,眾人哄堂大笑,成功化解凝重的場面。

然而,並非每次的意外都能順利被解決。去年年末一次表演中,他請一名小弟弟拿牌站在前方,未料小弟弟卻將邊角銳利的板子直接朝人行道丟去,險些釀成意外,雖然無人受傷,魏亞民仍自責不已。

當下他立即向觀眾道歉,認為自己不該再繼續表演,便中斷收場,在舞台後方潸然淚下。不過世間處處有溫情,許多支持者來到他身邊加油打氣,最終魏亞民鼓起勇氣,邊哭邊完成最後的演出。

經過這次體驗,他深刻了解到,不只是街頭藝人帶給民眾快樂,有時支持者的一句話,為他帶來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覷。

阿民水管秀打了四年,一代比一代更精進。(攝影/洪采姍)

每次演出時觀眾的笑聲,還有不吝嗇的打賞,都是給魏亞民最棒的回饋。他證明了街頭藝人的音樂表演,也能擁有新的詮釋。

阿民水管秀相當生動有趣。(攝影/楊元慶)

「限制想法的不是能力,而是否定。」

四年前的魏亞民,沒想過能走到這一步,如今他成功考取各地執照,四處表演,帶著初心養活了自己。舞台從來沒有優劣之分,如果有天你也在街角看見一個工人,正盡情地敲打著水管,不妨一起進入他的世界,享受聽覺和視覺的雙重饗宴。

更多太報報導
街賣玉蘭花和你想的不一樣!都是誰在賣?有集團、黑道控制?帶你一探究竟
他們在街頭清理人類大便,年薪竟高達五百萬!矽谷另類新行業 : 舊金山的「巡糞員」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