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別企劃

劉淑惠專欄|從街頭賣藝到環遊世界!街頭藝術家安柏: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去旅行了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10/23 16:54
  • 作者/ 劉淑惠

Amber長年經營「安柏不在家」社群平台,是街頭藝術家、知名旅遊網紅。曾擔任世界最棒工作昆士蘭觀光大使...

Amber長年經營「安柏不在家」社群平台,是街頭藝術家、知名旅遊網紅。曾擔任世界最棒工作昆士蘭觀光大使、馬里亞納實習生真人實境秀明星,也寫下亞馬遜雨林探險的生活。

Amber長年經營「安柏不在家」社群平台,是街頭藝術家、知名旅遊網紅。(圖片來源/安柏不在家臉書)

每一次的出走,都是為了追尋更完整的自己

浪跡天涯的流浪藝術家Amber說:「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去旅行了,如果不是去旅行,就是前往夢想的旅途上,街頭賣藝環遊世界ING,是我的旅行方程式。

每走到一個國家,就選一個喜歡的地方擺攤,攤開布就開始畫畫,生活有一百種方式,Amber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旅行方式過生活,「每一次的出走,都是一種追尋,找到更完整的自己。」

「遇到挫折時,順從自己內心的想法,活出自己的樣子,用熱情去克服障礙」,Amber透過走過的親身經歷,勉勵青少年:「黑暗與光明交錯,可以增加生命養分,打破主流框架,成長最多的是自己。

人因夢想而偉大,安柏透過現身說法,為她精彩人生,下了一個最好註解。

沒傘的孩子跑比較快,自食其力是唯一出路

「我想,要找到像我們家這麼窮的家庭,真的很少也很難」,笑聲裡帶著無奈,Amber自承:「沒傘的孩子跑比較快,自食其力是唯一的出路,加上我很怕寂寞,必須一直找事情做,興趣是探索不一樣的文化。」走在全世界的街頭,經常有機會與人接觸和分享交流,視野也會打開,Amber回憶起自己旅行的起點。

青少年時期的Amber,其實過得不太開心,曾面臨霸凌與情緒問題,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人生。大二休學,不想過傳統制式的人生,她靠著打工所存的一小筆錢,開始環遊世界的夢想。

Amber靠著搭便車,睡路邊或機場,街頭賣藝,存夠了前進的旅費,就往下個國家移動。期間曾用1000元澳幣,旅行澳洲,途中慢慢攢錢,又到了東南亞、中亞、非洲,最後靠著畫畫、綁頭飾賣藝,和印度手繪紋身技藝Henna,一路到了歐洲,走了30多國,「從貧窮國家到富裕國家,心中有很深的體會。

安柏在羅馬街頭為遊客做手繪紋身Henna。(圖片來源/安柏不在家臉書)

把街頭當成學校,隨機應變、主動出擊

關於在街頭隨機應變的生存方式,Amber說,摸通人們喜歡聽故事的心理,用故事拉近彼此距離,進而更了解對方。

Amber說,她會對中東穆斯林女性提供到府Henna服務,「這些用布遮臉的女生,內在其實是渴望漂亮的」;有時也會主動出擊,在海灘詢問:有沒有人想畫畫,再和酒吧合作當駐點藝術家;在比利時則曾經「以物易物」來生存。

Amber把街頭當成學校,曾在雲南大理學過用毛線做鞋子、用鋁罐生活,用棉花棒修理並啟動投幣式洗衣機、買賣東西殺價、還學會「挖垃圾」,也會做泰式料理、茶道、刺青、雜學⋯⋯。

Amber說,在街頭遇到許多有趣的人,自己好像變成當地人,脫離過去生活常軌,與非法難民、街頭工作者,或者生活貧困的街友交談,「會反思以前沒想到的觀點,事情與人生風貌如此多元,也才發現解決問題的方式,更有千百種。」

回憶起在街頭做生意時,Amber有時必須跟同伴輪流把風,偶爾要跑給警察追,還得練習放下身段、主動尋求機會,推銷自己的作品,可以讓膽量變大。

因為賺錢很辛苦,物慾變少、浪費也會減少,崇尚極簡生活,「曾有六年,沒有在一個地方待超過兩個月,也沒有多餘用品」,推廣享用剩食,以及飛根主義(Freeganism),減少浪費食物,Amber笑著說:「反而可以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

流浪世界街頭工作生存戰術、行有餘力幫助他人

Amber說:「身上拿著簡單紙板,寫著賣藝的項目,吸引觀眾眼球率,以及了解市場需求,是慢慢學習來的」,加上市場很不穩定,客群分布也很廣,依據所在城市調整收費。「但我從來不覺得辛苦,甚至還有餘力,分享給乞丐和貧童,也到過印度垂死之家,和柬埔寨孤兒院做志工,成為更有意義的微公益旅行。」

Amber說:「透過街頭賣藝旅行,更能關注問題,發現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待解決,而對於自己的國家,則會有不同的感覺,走過世界一圈後,覺得台灣真的很美好」,人生就是旅行,也是生活,是慢慢融入一個地方,領略那第一百零一種的生活方式,然後道別前往下個地方,流浪永遠沒有終點。

靠著街頭賣藝,讓安柏實現去埃及的夢想。(圖片來源/安柏不在家臉書)

走得夠久,總會到達某個地方

Amber對旅行有更深體會:「旅行不會幫我找到什麼,只能使我更清楚不要什麼,但只要走得夠久,總會到達某個地方,誠實面對自己,決定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聽過Amber冒險故事的人,總以為她很勇敢,但前一陣子,卻陷入人生的低潮,憂鬱症找上了她。那段日子,大腦無法聽身體的使喚,嚴重失眠,無法出門工作,與人接觸,醫生提醒她:「無論多絕望,都別忘了向外求救,和別傷害自己」,讓她再度站起來。

如同《Amber不在家,在南美洲》書中描述,在亞馬遜叢林裡,巫醫喝下死藤水,並用祕魯聖木,進入潛意識,藉以增強感知,來跟植物溝通,找到適合病人疾病的解方,Amber也用旅行,當作生命的解方,鼓勵台灣許多年輕世代,朝人生無限的可能邁進。

(本文稿酬公益捐:社團法人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

更多太報報導
不靠爸媽、32歲買人生第一間房!香蕉王俊傑「街頭表演賺百萬」7大心法大公開
半生坎坷,唯有鋼琴/85嬤「失婚、喪女、流浪」不棄音樂夢,在街頭彈琴換路人微笑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