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實驗大學」成為可能? 陳怡光編織人際網絡讓自學生被看到

  • 更新2021/11/26 10:20
  • 發布2021/11/23 13:36
  • 作者/ 李英婷

台灣在2014年通過俗稱「實驗教育三法」的相關法規後,中小學的教育環境不再侷限於實體學校。2017年進行實施後的第一次大幅修法,更將實驗教育延伸至高等教育,讓台灣不只有實驗高中、國中及國小,未來可能還會有「實驗大學」。

今(2021)年8月10日教育部預告「入學大學同等學力認定標準」第2條修正草案,若通過後,高中自學生將比照學校學生擁有平等入學大學的機會,讓「實驗教育」的江湖地位又更為穩固,保障學生學習權及家長教育選擇權又躍進一步。

而在世界次序重整的這一年,認為「沒問題的人生很無趣」的陳怡光又給自己找來了一個「大問題」,將和台灣全球連結發展協會的夥伴們,一起籌設一所開放的實驗大學,讓自學生能夠善用來自網路和實體的各種學習資源,自己設計、規劃並執行自己的大學課程。

陳怡光籌組自學大學,想讓自學生讓社會看到。(圖/陳怡光提供)

推動自學大學「時機正好」

「我覺得現在就是天下大亂、時機正好。」陳怡光哈哈大笑地說,花了20多年時間在論述、在倡導,直到現在自學已成為一種教育實踐的型態,不再只是小圈子圍起來自玩,而是整個教育環境逐步改變中。

如2019年課綱導入「自主學習課程」,高中生每周都有一天自主學習的課程,讓16至18歲的學生開始去思考重要人生課題:「我為何而學」、「我為誰而學」、「我要學什麼」。再如2022年考招大變革,考試題型愈來愈重視閱讀、思辨。又如台北市將成立「第一實驗網路高中」……,一一都在打破過往「慣行教育」(填鴨式教育)的僵化思維模式,告訴你,「自學,不是將孩子的人生送入安樂死。」

陳怡光指出,21世紀是全球化的時代,面對全球快速流通的資訊、變化萬千的科技,社會需要的人才是多元,「每個人的性格都不一樣,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做一樣的事情,也很難只用單一或統一的教育就教會孩子多元的能力,因此實驗教育會培養出某些特質的人,但一樣都可能會是社會需要的人才。」

只是,自學生要怎樣被企業看到並重用?陳怡光指出,傳統企業的人才招募方式重視順序為學歷、經歷,最後才是能力。自學培養出來的學生具創意、能自力解決問題及找尋答案的能力,適合人力有限、快速變化的新創產業,但因不具有一個讓大家看得懂的文憑,以現在的招募環境可能就沒有機會,所以連被看到的機會都沒有,就沒辦法證明他有這個能力。

「為什麼要做實驗大學的原因就是為了這個—跟社會接軌,因為跟社會接軌方式就是看文憑,這是社會唯一懂得語言,至少台灣社會是這樣。你就得要擁有一張文憑,社會覺得這個人可以讀到大學,應該是可造之材。」

談到這,不禁好奇提問「實驗大學是跟社會『妥協』的產物?」陳怡光笑著直接回應,「當然沒這麼膚淺!若只是要這樣,其實也不用耗時、耗力要建立一個大學,直接買張紙、畫個文憑樣式,再取得教育部認可就好。」

陳怡光對台灣教育有意見,但不想兩手一攤、無可奈何。(圖/陳怡光提供)

籌組實驗大學 讓自學生被社會「看到」

陳怡光說,會想繼續推動實驗大學,最主要原因是,隨著自學生長大了以後,他們其實需要更大的空間、也需要更多資源。自學生自小學習資源大多是網路搜尋或父母親的人脈,但若今天想要專研的東西是身邊都找不到資源時,該怎麼辦? 

陳怡光繼續說,對比在慣行教育成長的學生,校內有學長姐可以支援、校外有各種社團及校友會等人際網絡可以協助,自學者就顯得吃虧,因此建立實驗大學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要「建立社會網絡」。實驗大學將可集聚各領域的專家或匠人,透過交流,將自學生放進社會網絡中,一來擴充可用資源,二來也讓自學生能被社會「看到」。

陳怡光認為台灣需要一所政府承認的「自學大學」,目前已向教育部遞交申請書,期許能與官員、專家、學者一起交流、對話,找出一個方向,期盼不要輕易說不。

陳怡光自認有人格缺陷 無法對「教育」兩手一攤

當年讓陳怡光夫妻走上自學之路的長女明秀,如今是美國洛杉磯好萊塢AMDA表演藝術學院的大三生;兒子明哲今年將完成高三自學,先服義務役,再完成美國航空自用駕駛員執照考試;小女兒明玲則將在冬天移居到日本長野縣,和當地小學四年級生一起上課、進行滑雪培訓。

說白了,不論是台灣的國教或高教,陳怡光幾乎已可以不用理會,但為什麼還要繼續「翻轉教育」、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呢?「就中年危機啊,怕會失業……。」陳怡光先是哈哈大笑、幽默地自我解嘲後,再嚴肅地表示,促使他繼續往前走有幾個原因,一是認為「實驗大學」需要被注意,而他在自學已累積經歷,「讓我可能有小小機會做出來,一旦做出來後別人要模仿就會容易很多,就有可能帶動高教改變,畢竟高教對整個國家的發展非常重要。」

再者,陳怡光以一個有趣比喻點出「人格缺陷」迫使他不得不做。台灣人評論教育就跟英國人評論天氣一樣,每個人都淋過雨、對天氣都有意見,但老天要下雨也無可奈何,就像台灣人碰到教育問題也是兩手一攤,「如果這件事對你很重要,你為什麼不想辦法解決呢?所以我說是人格缺陷,我無法兩手一攤。」

「哪怕這一次沒有成功,但因我的參與,把一攤水攪亂也是一個開始,總好過都沒人去做這件事,任何改變就不會發生。」陳怡光如此說。

關於陳怡光的那些事

  • 若曾想認識自學,一定對被暱稱為「陳爸」的陳怡光不陌生,外界尊稱「自學教父」,與波蘭妻子魏多麗育有三個孩子,一家組成的「國際學校」是赫赫有名的「自學家庭」,三個孩子沒有上過一天學,卻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 陳怡光自2003年因工作邀請,舉家自美國搬回台灣後,為了當時5歲的長女教育問題,親自落場,開啟台灣自學新扉頁,甚至是「實驗教育三法」的重要推手。現為教育部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委員及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總召集人,也是2020年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全球在家教育會議」的籌備會委員。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