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主題報導

在地青創/「這裡可以嘗試錯誤」 讓東門市場生鏽齒輪重新運轉的「開門工作室」

  • 更新2021/02/02 13:03
  • 發布2020/12/23 11:08
  • 作者/ 李英婷

新竹是台灣少數人口不斷增加、經濟能力居高不下的縣市。科學園區提供全境8成就業機會,也提升境內薪資水...

新竹是台灣少數人口不斷增加、經濟能力居高不下的縣市。科學園區提供全境8成就業機會,也提升境內薪資水平,卻也屏蔽了其他就業機會。對新竹青年而言,若不想進竹科,又不想離鄉背井,「創業」成了不得不的選擇。新竹市政府近幾年除了積極推動舊城再生、提供老屋活化補助計畫外,也積極成立青年創業基地,吸引越來越多竹青加入返鄉創業行列。

 

開門工作室2015年入駐東門市場,團隊自許成為這裡的一份子。(圖/開門工作室臉書)

沒有人口外移的新竹 卻有頹圮的百年市場

距離新竹火車站不到10分鐘腳程,三層樓高、佔地逾1200坪的東門市場隱藏在巷弄之間。東門市場成立於1900年,曾是台灣島內最大的市場,1977年改建成為全台第一座集合市場,還是新竹第一座有電扶梯的時髦建物,鼎盛時期的營業攤商超過500間。

但自1990年代後,更便利的百貨業和新興零售業使東門市場逐漸沒落,一樓雖仍在幾間堅持的老店面,但二、三樓早已是人去樓空。當年人們爭相搶搭的電扶梯,早已停止運轉。

東門市場的命運轉折點也頗為奇特。新竹市是科技人才聚集地,清大、交大與科學園區吸引大量年輕又有消費力的人口移入,10多年來人口都是正成長。「地方創生」經常面對的困境如人口外移、經濟萎縮等,從外在看來,新竹可說都沒有。

然而,被視為繁榮原因的大學城和竹科,實際上都與老市區有段距離,因此逐漸發展出新興聚落。而老市區卻因道路狹窄、大眾運輸不發達等原因,沒有足夠誘因吸引年輕人留下生活,30年來不敵變遷而漸漸老化,東門市場也因此連帶蕭條。直到2015年市府有心進行市場活化、青年基地入駐,才為已然空城的老市場注入新生命。

曾經時髦的複合性市場商樓卻不敵時代汰換。(圖/開門工作室臉書)

重新運作東門市場生鏽的齒輪

2020年10月因採訪而拜訪東門市場,下午時分前往,一眼望去是長長的走廊,兩旁一格格的店鋪鐵門部分拉下、部分往上推置一半;每越過一個轉角,似乎又是無止境的長廊,時光彷彿就此凝結。但是稍微再逗留些許時間,等到夕陽西落後,鐵門一個一個接續往上拉,一樓店面陸續開張,桌椅交錯在長廊上,老闆忙進忙出,人潮陸續湧入,用人聲鼎沸來形容也不誇張。一天之間,清楚感受到東門市場不一樣了。

至今的東門市場,不單是一般傳統早市,同時也是新竹美食夜宵的集散地。串起這些改變的開門工作室成立於2015年9月,幾位來自新竹各大學的學生們共同努力重啟東門市場的三樓一隅,希望再次燃起曾經風光一時的、新竹老市場的生命力。

「這個地方就是大家的實驗室、大家的客廳,歡迎不同背景的人一起來這邊做自己想做的事。會叫『開門』,是因為大家可以看到整個東門市場的門都是關起來的,我們希望串起人跟人之間的連結,讓這個乘載時代記憶與價值的地方能再次敞開。」開門工作室的創辦人陳泓維說。

陳泓維雖在新竹出生,但在苗栗成長,直到就讀清華大學才再回到新竹,一路攻讀博士迄今也在新竹駐留10多年。問及為什麼留在新竹?陳泓維提到,談地方創生時,比起看能力,更重要是地緣關係和信任網絡。

其實也有竹南的創生團隊邀請陳泓維回鄉幫忙,但比起新竹,陳泓維認為「一來竹南人對我不認識,二來他們也不會信任我,我就算再有能力,進入這些場域,我的能力都會被打折扣;但相對新竹這邊已進行很久,默契有了、信任感也有,更有感情,這地方已成為我的生活圈一部份,所以再怎樣都會回來。」

不過,初期對改造東門市場的聲浪幾乎是一面倒,「打槍我最多的是市場的原生居民、原生店家。」陳泓維娓娓道來初期的困難處,店家過去看到太多的改造團隊最後都無疾而終,因此當陳泓維再提改造計畫,店家是不信任、是冷漠,甚至拒絕合作。不過,陳泓維花了很多時間,讓他們看到他並不會走。

好奇是怎麼做到?「很簡單,就每天打混。」陳泓維笑著說,他每天從早到晚,只要沒課時間就到東門市場裡面混,「整天、真的整天在裡面混,混到他們都說,怎麼你在清大都沒有在讀書嗎?」最高紀錄一周有7天時間都在市場內遊蕩。

「我要讓我這張臉或團隊的臉,讓市場店家覺得是熟悉的、我們是自己人。」陳泓維甚至在市場三樓處開設工作室,到最後市場居民反而肯定的說「沒想到真的讓你做起來了。」這樣的關係轉變,陳泓維花了3年時間培養。

 

開門工作室以「教育」、「陪伴」青創者成長。(圖/開門工作室臉書)

創生基地是「孵化器」 非資源分配站

陳泓維從14歲開始,就踏入「在地創生」這個領域。當年文建會(現文化部前身)推動社區規畫補助案,陳泓維的父親是國文老師、地方文職工作者,陳泓維自然一起參與。

從父親參與社區營造的經驗,大多都是計畫開始、團隊入駐,但計畫結束後團隊也散了,甚至大家會為了利益而吵架。所以,陳泓維創立開門工作室,第一件事就是堅持「錢不能投在為這些人創造利益,而是要投在他們可以爭取利益的空間上」。

開門工作室以「城市孵化器」方式推動,不同於其他創業平台採取「介入性控管」,開門工作室反而比較像是建立一個「有機的創業平台」,讓店家自行成長、發展。陳泓維比喻說明,就像種一株植物,很多創業基地會細心規劃成「盆景」,「但我比較像是盆栽下的那一堆土,可以改變光照角度、修剪雜草,但植物本身如何發展則依其天性自由成長。」

開門工作室為想加入東門市場的青創者做最多有三件事,一是活動串聯,增加吸引人潮的誘因;二為協助申請市府資源、策畫未來發展方向;三則是經驗分享及預先示警,當新店家或舊店家想要提案,開門工作室可以提供舊經驗,提前為創業初期可能遇到的潛在問題做了預警;或外部團隊有研究或採訪計畫,工作室也可推薦東門市場內的潛在合作對象,但由雙方自行洽談。

陳泓維所做是將資源投入建立一個平台,不是教創業者釣魚,而是要創業者自己過來釣魚,而該平台所做任務就是協助創業者找到想釣的魚之方法。

開門工作室不賣東西,而是客廳、實驗室。工作室在東門市場辦了一場又一場的活動,音樂會、講座、插花、食物攝影等等,把原本根本不會踏進市場的人先吸引進來;而把在地人找回來之後,外地人也慕名而來,讓市場成了新竹市特殊的觀光景點。「以前在google上找不到東門市場,但從2017年底新竹東門市場搜尋熱度超過全台灣市場。」陳泓維自豪地說。

東門市場不一樣了,是google搜尋熱度高的市場。(圖/開門工作室臉書)

新竹的創業環境適合年輕人嗎?

新竹的創業環境適合年輕人嗎?「若是指東門市場相對適合」,陳泓維直言,以前談創業基地都只看可以給創業者多少錢或引導多少資源,「雖東門市場不會給錢,卻可以幫忙省錢。」

陳泓維指出,東門市場很適合0至1的團隊,即為想要摸索看看適不適合創業的一群人。一來這裡租金相對低廉。東門市場公定合法租金以市場一樓為主,月租金2000元至3000元,最高也就4000元至6000元。但在市場改造後,很多店家開始炒短線,現在月租金已經逼近2萬元、甚至超過2萬元。不過,相較馬路兩旁的店家動輒月租金3、4萬元,市場內依然相對低價。若在市場內闖一闖,還是覺得回去找工作比較好,對青創者而言可以減少負債的可能性。

再者,東門市場的創業同儕網絡圈非常密切。儘管空間不好,但名氣有了,至少可以掌握人潮;且時常可看到周邊店家互相串連行銷。第三則是市場內距離目標客群非常近,即使賣不好,客人也會直接在當場指著鼻子罵一罵,店家就知道哪邊要改進,這些都是其他創業基地無法觸及的優勢。

「這就是東門市場的熱度為什麼迄今依然維持著。」陳泓維說,雖然現在市場內依然有些炒短線或缺乏獨特性的店家最終不敵挑戰而退場,但「新陳代謝」對維持東門市場的競爭力卻是好的。陳泓維相信仍會有愈來愈多店家加入東門市場,「下個月就有一家新店家即將入駐……。」
 

更多太報報導
招青年返鄉之後 — 你不曉得的「養活」老屋創業法
「創業,你得讓大家知道你是玩真的」-原來如此工作室創辦人洪申

「還好有厚臉皮打那通電話」7年專做一件事—把青年催回家的「邸台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