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主題報導

在地青創/「創業,你得讓大家知道你是玩真的」-原來如此工作室創辦人洪申

  • 更新2021/02/02 13:03
  • 發布2020/12/21 15:29
  • 作者/ 李英婷

「Souka是日文『原來如此』的意思。對於大多數的工藝產品,我們都只存在於稍微瞭解的程度。Souka Studio...

位於新竹市的「原來如此工作室」是一間陶藝手作及商品販售的複合經營工作坊,2019年6月正式對外營業,那一年經營者洪申僅29歲。活化老屋做頭家,看似美夢成真,但今年(2020)農曆春節後席捲而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洪申一度面臨關門窘境,最待解決就是資金問題,租了房子無法馬上使用,房租成了青創者無可逃避的沉重負擔。

 

「Souka是日文『原來如此』的意思。對於大多數的工藝產品,我們都只存在於稍微瞭解的程度。Souka Studio希望透過各種面向的分享,讓大家重新認識一次這些生活經典。」這是「原來如此工作室」對自己店名的解釋。

「原來如此工作室」主要專注於陶藝教學,不以「一次性的體驗」為目的,而是希望透過從頭到尾完成一件作品的方式,讓所有人體驗工藝的美好。如果沒有走進店面,單看房舍外觀會覺得這就是一般住家。推開玻璃門,日式窗櫺、木製砂門首先躍入眼簾,60年的老屋痕跡依然鮮明,但可容納10多人的U型桌又顯得新潮,讓新的改變和老屋的時間一同在此靜止了,老派卻不顯老態。

「原來如此工作室」開張迄今快一年,創辦人洪申今年剛滿30歲。洪申在大學時就讀工藝設計,在校時就有創業想法。初衷是成立一間手作工作室,在傳授工藝過程中,順帶推廣同學的工藝作品,也讓更多人透過手作過程,了解工藝作品的價值、有趣、甚至意義,繼而成為生活中的一種選擇,「那時候的我很清楚未來不管用什麼形式,就是想去推廣工藝設計這一件事。」洪申如此說。

為什麼會想要創業?洪申認為,設計類工作除非你非常頂尖,否則若你只是一個設計系畢業的普通學生,想要在設計領域「過得還不錯」,「我覺得有難度。」因此,洪申從選擇設計專業開始就放棄進入設計公司,「雖工作穩定,但說白了就是『穩定的不好』。」

「那時候我就想說,我還可以幹嘛?很多朋友說我還滿適合開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滿多朋友這麼說的,加上也有朋友自己創業,我就有這個念頭。」

不過,洪申雖然在大學時已有創業想法,但逐夢踏實。畢業6年半一直為創業逐步準備中;也為了累積更多創業經歷,在中國前後待了1年多,直到2018年下旬,洪申覺得時機成熟,他選擇回到台灣,並開始著手自己的創業計畫。

洪申經營的原來如此工作室,是新竹市老屋活化案例之一。(圖/李英婷攝)

創業就是要衝動才做得到

自中國返回台灣的洪申,在2019年1月1日開始租賃老屋,選擇老屋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房租便宜。

工作室在2019年6月開始對外營業,但在4月時開始試營運,但洪申在陶藝領域沒有知名度也無招牌,營業初期完全沒有收入,為維持營業基本開銷,只好又回到中國承接短期設計案,直到今年2月因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無法出國,只能專心面對台灣市場。

「與其說是人生計畫,我還滿跟著當下感覺走。」談及創業是否是人生一個夢想,洪申如此說。「我其實沒那麼多規劃,我就想著我要開這家店,想著我要經營的模式,然後我就去做。」洪申自認個性頗為衝動,但回頭看創業歷程,洪申覺得若想得太清楚,永遠都不會創業,「創業就是要有衝動才做得到,否則你有很多備案跟選擇,你就永遠不可能創業。」

洪申認為,唯有把自己推到一個死胡同,你才有辦法活下來,否則理性來說,他會繼續待在中國,反正他在那邊是管理職、待遇又高,「但創業這一件事,真的不能用理性去算。但若說是人生規劃,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有時候也會想想,對阿,為什麼(這麼執著創業)?」

家人反對嗎?「基本上一定反對,但是講不聽。反正我覺得我決定要做我會先做,做不好面子拉不下來,就還是繼續做。」如今,洪申的工作坊逐漸上軌道,初期目標是收支平衡,至少達到,「父母現在一定接受,你只要讓他們知道你是玩真的就行了,不管對爸媽或是對朋友,我最近感想是,你也不用想太多,就是去做,然後讓大家知道你是要玩真的,就會有人幫你。」

年僅30歲出頭的洪申,認為創業不能單靠理性。(圖/李英婷攝)

回鄉工作只是「最現實」的考量

為什麼想要留在新竹?「回家工作我覺得還滿普遍,其實台北生活品質並沒有好到哪裡。」洪申指出,以一個外地人來說,在台北租屋投入工作無形間增加很多成本,加上親朋好友都在新竹,因此萌生創業念頭之初就決定,未來創業的根基點,應待在一個相對固定開支較低的地方,「那一定是我家、新竹。」

青年創業最大困境即是資金來源。洪申一開始想靠自己力量存到創業第一桶金,所以就學期間兼家教、畢業後到中國、到澳洲打工遊學,但後來發現創業第一筆資金要靠自己的苦幹實幹,「我覺得很不現實!」假如開一家店要120萬至130萬元,以一個大學畢業生來說,可能存6年還存不到,因為生活中有很多開銷如房租、孝親費、進修費……,「其實存不到的。」

所以洪申改變做法,「就是告訴大家,我要創業了。」當自己創業這件事是「玩真的」,自然會遇到一些人,有些會有興趣想知道你在幹嘛,有些就會願意借錢資助。當然,存款和朋友借款也許還不夠,洪申開始研究政府補助。

洪申力推市府老屋活化補助計畫,解創業初期資金燃眉之急。(圖/李英婷攝)

「老屋活化補助」是創業初期的續命針

不過,洪申分享草創初期申請青創貸款的經驗,直言對於第一次創業者而言並不友善。除了申請流程滿繁瑣,要確實借到這筆錢也是不容易的事情,「你還沒有賺錢之前,你就要跟銀行解釋你的錢怎麼賺的,還要提供證明,本身就很弔詭。銀行要你提供開了店後每個月會賺多少錢的證明,我要怎麼證明?加上我名下也沒有不動產、沒有資產抵押,其實並不適合第一次創業的人。」

貸款走不通,洪申開始關注政府其他補助計畫,「老屋活化補助計畫」就是另一個嘗試。洪申初始創業選擇老屋,一來是考量租金便宜,可以用相對低的價格在還不錯的地段租到適宜的空間;二來陶藝教室客群多為學生或親子家庭,鎖定公園旁的老屋更為適合。因此洪申在決定自己創業方向後,開始在目標社區內尋找屋齡60年以上的老屋。

問及「老屋活化補助」有幫助嗎?洪申毫不猶豫地說「絕對有!」對於青年創業初期的幫助非常大。只要繳交計畫書並通過審核,將可獲得每月平均8000元左右的補助、補助為期1年,「不能小看這些錢,草創初期政府支援每月最大宗的開銷,是起了關鍵作用」,再加上政府會有些刊物或主題活動,老屋就是一個噱頭,可以配合市府行銷活動而達到免費宣傳效果。

政府資源尚有不足之處?「我覺得夠了!」洪申說,政府資源一直都擺在那裡,其實你要開店就要自己想辦法去得到那些資源,如果還要政府手把手的教你怎麼去拿這個資源,「你到底是來拿資源還是來創業的?」況且政府也有舉行創業分享會,毫無經驗者也可以聽取前輩經驗、繼而累積人脈,「我覺得政府資源是夠的,很足夠。」
 

更多太報報導
在地青創/招青年返鄉之後 — 你不曉得的「養活」老屋創業法

在地青創/「還好有厚臉皮打那通電話」7年專做一件事——把青年催回家的「邸台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