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當男人戀愛時》打造台式浪漫新品種 導演殷振豪:一部獻給查埔人的愛情勸世片

  • 更新2021/12/10 11:09
  • 發布2021/04/13 18:43
  • 作者/ 洪宥鈞

「啥款!你去看《當男人戀愛時》了嗎?」上映不到兩周,全台票房突破1.6億,話題持續狂燒的台式浪漫新品種,火速2021年度台灣電影票房冠軍,初次執導長片的導演殷振豪,每日看到回傳數字,直呼「不可置信!完全超乎我的理解範圍」。

圖片
邱澤與許瑋甯。(圖片來源/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殷振豪從茄子蛋MV御用導演締造破億觀看次數,再到首部電影長片票房火速破億,「雙破億」的亮眼成績,儼然是新生代最受矚目的新銳導演,擅長以台式浪漫美學凝視台灣社會底層文化,藉由他的視角,不僅讓熟悉台味變得親近,也嗅到許多商業可能。

從「浪子宇宙」延伸的概念

無論是否茄子蛋的歌迷,肯定對〈浪子回頭〉、〈浪流連〉等歌曲不陌生,隨便都能哼上兩句,加上宛如電影劇情的寫實MV,兩首歌成為近年最夯的音樂影像之作,加上另一首歌曲〈這款自作多情〉串連,形成「浪子宇宙」三部曲,一氣呵成打造滿腹台灣社會草根情懷的故事,這一切來自殷振豪一手打造,也意外開啟他與《當男人戀愛時》的連結。

「拍完『浪子宇宙』三部曲之後,我一直希望能拍類似風格的長片,剛好監製程偉豪在寫《緝魂》劇本時太燒腦,偶然某次休息時看到〈浪流連〉MV,進而找上我尋求合作,才讓我有實現機會。」殷振豪拍了超過25支以上原創劇情MV,首部電影卻選擇翻拍,他看完韓國《不標準的情人》後,被原作男人豪氣的浪漫手段深受感動,認為這是一部少見描繪男人成長的愛情電影,那股用盡自以為是的傻氣,似乎也符合「浪子宇宙」的故事意涵,因此決定嘗試翻拍。

既然天時地利人和,殷振豪把既有的商業元素加入「浪子宇宙」世界觀,經過消化、拆解,打造充滿台灣味的全新品種之作。事實上眼尖影迷可發現,該片藏有不少彩蛋連結,無論幾位配角曾在MV出現,也請到茄子蛋打造主題曲,就連色彩美學風格都有所呼應,殷振豪不諱言《當男人戀愛時》就是浪子宇宙的延伸。

 

圖片
《當男人戀愛時》劇照。(圖片來源/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一部給男人的愛情勸世電影

確定翻拍之後,殷振豪認為改編最大困難點,在於如何從劇本找到屬於台灣的文化面,不管是情節、手法、精神表現,要從中區別韓國男人跟台灣男人之間差異,都必須重新拆解再拼湊,畢竟原作的感染力太強大,如何注入台式浪漫因子,成為殷振豪一大挑戰,他也樂在其中。

「因為自身文化關係,韓版角色比較大男人,相反邱澤是衝動的中二,略帶一點萌跟白癡的個性,加上又愛逞強,就像你我周遭都似曾相似的台灣男人。」或許就像廣告台詞「查埔人千萬不要只剩一張嘴」一樣,在殷振豪眼中,電影裡的男性個性都很廢,出事必須靠女生來收尾,他笑說:「有沒有發現劇中最有用的都女人?」

無論是女主角浩婷、理髮廳大嫂,還是討債集團大姊,她們之所以堅強,來自於身旁男性的低能與無助,必須透過女人來解決事情,拉回現實生活,每個家庭或多或少都有一位出一張嘴的男性長輩,似乎也反映另類台灣文化,殷振豪用篤定的口吻說:「《當男人戀愛時》就是給男人看的一部勸世電影。」

邱澤身體住著阿成的靈魂

從《必娶女人》的喜劇突破,再到《誰先愛上他的》的同志深情,邱澤這兩年的戲路觸角多元,演技也刮目相看,在《當男人戀愛時》更是勇猛爆發,幾乎結合過去不同角色的演出經驗,為阿成注入多樣層次情緒,在鏡頭前表現到淋漓盡致,甚至下戲之後,還處在角色世界,久久不能散去,殷振豪說:「邱澤的身體,就住著阿成的靈魂。」

回想兩人第一次碰面,邱澤身穿破爛T-Shirt、腳踩木屐蹲坐在路旁吹風,自在瀟灑不羈模樣,讓殷振豪印象深刻。兩人聊完之後,他發現邱澤內心藏有阿成的靈魂,只是被困在「邱澤的身體」太久,也因為這次合作,解放從未有過的自我,邱澤曾對殷振豪說:「很開心你讓阿成進入我生命,也重新認識自己。」為了角色真實靈魂,劇組做了細膩田調,特別跟道上兄弟討教,講話到走路的模樣,邱澤都精準還原,就連開場大力硬咬甘蔗,都展現豪氣粗糙的雄性魅力。

邱澤雖然帶來極致演技,卻又必須經常修補破碎情緒,「米粉攤那場戲,他把浩婷的積蓄賠掉了,因為無臉再跟對方交往,所以只能用謊言中傷彼此,或許是台詞殺傷力太高,邱澤後段的即興發揮,完全投入在痛徹心扉的情緒,也偏離原有走位,完全超乎我的想像,喊卡之後,邱澤癱軟對我大哭:『心真的好痛』,那股真實情感流露,當下讓我也跟著落淚。」

圖片
《當男人戀愛時》劇照。(圖片來源/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啥款」是一種台式浪漫

除了邱澤魅力爆棚,他的口頭禪「啥款」也迅速成為流行語,對照「安抓」,導演認為「啥款」比較溫和,還帶點中二個性,不同情境使用下,也呈現情緒差異,例如阿成拿出圖畫合約的幽默撒嬌,或是浩婷在保齡球館的大聲嗆聲,兩種「啥款」,都帶入不同情緒,成為一股獨特的台式浪漫。「我的成長經驗裡,『啥款』」是蠻常聽到的詞彙,不過最近才知道,很多人沒聽過,所以藉由一部電影造成流行,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相較於邱澤輪轉台語,許瑋甯明顯有差異,被影迷質疑,殷振豪特別解釋許瑋甯的不流利,是原有角色設定「浩婷就是一位小鎮姑娘,大學在外地唸書,所以台語生疏,反而她有調整中文的咬字發音,融入一點台灣國語,營造鄉下女孩的親切感。」殷振豪也希望大家對自我文化不要太過狹隘,畢竟現在多數人的台語也不標準,浩婷就像身旁曾出現過的一位普通女孩。

那些小人物閃爍發光

《當男人戀愛時》是一部聚集不同小人物而發光的電影,邱澤的癡情配上許瑋甯的率真,激盪碰撞出浪漫火花,在草根在地元素下,更加閃閃動人,不過兩人周遭同樣存在多位驚喜角色,跟著劇情牽動觀眾情緒。

拋開既有印象,挑戰討債反派的鍾欣凌,喜中帶狠的性格,多了全新想像,「欣凌姊就很像大家看到的互助會大姊,表現和善,但私下又藏露陰險個性。」全身都帶戲的蔡振南,對於挑戰失智症感到很緊張,然而一上戲,瞬間變成另一個人,「南哥的專業不在話下,他的人生就是故事,當我喊Action,他就完全進入角色世界。」

飾演大哥的藍葦華,最後情緒噴淚的橋段,被導演力讚是「必殺技」,本身台語道地的他,還是片場台語小老師。至於Lulu黃路梓茵的突破大膽演出,也令人印象深刻,當起傳播妹的她,靠自己方式賺錢買包,好相處個性,就像許多男人年輕會認的「乾妹妹」。

四位小人物的精彩點綴,譜出道地日常縮影,更襯托男女主角之間的浪漫結構。殷振豪不諱言,希望讓《當男人戀愛時》打造成台灣版《旺角卡門》或是《天地有情》,並持續以他獨到的台式浪漫美學,從電影延伸到生活之中。

圖片
《當男人戀愛時》導演殷振豪(圖片來源/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