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彭紹宇|《暖心龍蝦湯》:一碗龍蝦湯,觀照無盡人生況味

  • 更新2021/04/06 18:24
  • 發布2021/04/06 15:09
  • 作者/ 彭紹宇

時間的迷人,在於它為事物留下痕跡,刻上情感,一件事做著做著,物換星移,那些不變的,那些平凡的,往往是最珍貴的,因為它們已然成為了生活。

圖片
「碼頭咖啡」的招牌並不是咖啡,而是濃郁的龍蝦湯。(圖片來源/《暖心龍蝦湯》劇照)

冰島一向充斥著冷與熱的交融,是一曲冰與火之歌

孤懸北海的冰島,相較一海之隔的英國或歐陸,本身就不是個太「高調」的景點,這座島的名字給人想像是萬物孤寂,寒天凍地,但其實這裡有炙熱岩漿與奔騰暖泉,活躍的張裂性板塊讓這座島永遠不會從地表消失,冰島一向充斥著冷與熱的交融,是一曲冰與火之歌,好比這碗在寒風中讓無數人暖胃又暖心的——龍蝦湯。

「碼頭咖啡」(Café Bryggjan)位於冰島東南隅的港口城鎮格林達維克(Grindavik),來到冰島的旅客通常僅會造訪首都雷克雅維克(Reykjavík),因此這座漁村長年來彷彿世外桃源,人口少有增加,城裡的人們也都彼此認識。而在港口邊,有這麼一家不太起眼的咖啡店,老闆克里斯汀與哥哥本是咖啡外行,卻也不知不覺經營咖啡廳將近半世紀,巧妙的是,這間咖啡廳的招牌並不是咖啡,而是濃郁的龍蝦湯。

從店裡往窗外望便是無邊無際的海洋,這座城的子民自古與漁業為伍,靠捕魚維生,早晨工作前來咖啡廳吃頓簡單早餐,工作後累了,咖啡廳更是讓人們聊天、打發時間的聚會場所,其中也包含著六位愛喝咖啡的老漁夫。我特別喜歡以老年人作為敘事主角的作品,活過大半輩子的人,是最有故事的人,只是往往不是他們沉默,就是聽者無心。這群老漁夫們曾經有不同身份,拳擊手、獵人與作家,如今時間沖淡盛氣,歲月褪去風華,在人生的下半場,在大多孤獨的自處中,咖啡廳已經成為一種陪伴,一種與好友聚會的理由,也是在那一刻,這群老男人能夠重新做回少年。 

圖片
咖啡廳已經成為一種陪伴,一種與好友聚會的理由。(圖片來源/《暖心龍蝦湯》劇照)

聞名冰島的「碼頭咖啡」有無數故事於此發生、消散

「這傢伙八十三歲了,腰不太好,身體也很僵硬,他通常整天都會坐在同一個位置上,有天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家庭來訪,我給他們看了牆上的照片,並提到阿斯克爾曾是個拳擊手,他們要離開時,其中一個男人問我是否能說服老人家與他一同合影,於是我詢問了他,剎那間他看起來年輕了五十歲,然後他突然前後擺動,像拳擊手那樣擺了個姿勢……美國人興高采烈地說,果然是一位真正的拳擊手,然後……他又變回一個老人,再沒年輕過。」

來自冰島的紀錄片《暖心龍蝦湯》,以聞名冰島的「碼頭咖啡」作為主場景,許多人一輩子可能都不曾聽過這座城的名字,但在這間咖啡廳,有無數人於此聚首分離,有無數故事於此發生,消散,又再次發生。在宛如世界邊緣的盡頭,有這麼一個充滿人味的空間,撐起一代又一代的集體回憶。然而,沒有什麼事是永恆不變的,當老闆兄弟倆面臨咖啡廳即將結束營業的情感割捨,曾經沒想過的事做久了竟也有了使命感,但人生何嘗不是由一次次告別組成,只有離開,才能去往更多地方,道別似乎也就不那麼讓人感傷了。

電影的浪漫,在於「途經」與「告別」,這群老年人們見證著不同時代這座島嶼面臨的挑戰與變動,也ㄧ一向種種熟悉的事物微笑訣別,輝煌一時總會黯淡,從驚濤中歸來的人們,回首看已然風平浪靜,但記憶能讓一切防腐,有這麼一群人記得,在海水苦鹹的這座港口,曾經瀰漫著咖啡香與龍蝦湯的甘甜。 

圖片
冰島帶點傲氣、帶點桀驁,電影充滿這樣迷人的從容和與世無爭。(圖片來源/《暖心龍蝦湯》劇照)

白雪覆蓋下的島國,其實是汩汩暖流

冰島人帶點傲氣,帶點桀驁,電影本身即充滿這樣迷人的從容和與世無爭,例如即便火山爆發蠢蠢欲動,他們沒有絲毫恐慌或懼怕,而是泰然自若地召集所有人商討對策。冰島人也帶點孤寂,帶點抽離,那不是看破世俗的超然,而是接納所有失去的氣度,幸好影像幫助我們將記憶保存下來——天光初亮的早晨港邊,咖啡廳最後一晚的氣味,以及那些人生中聚首又離散的緣份。本片並無明顯的劇情線,導演佩佩.安德魯(Pepe Andreu)與拉法埃莫雷斯 (Rafa Molés)接受故事恣意發展,容許對話自然發生,放手反倒成一幅風景,跨越時間,剎那即永恆。

就像白雪覆蓋下的島國,其實是汩汩暖流,那些人生況味,也都在這一碗永遠不會冷卻的龍蝦湯裡,悠長而醇厚。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