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名家專欄-時事

香功堂主影評|《噤界2》:不只全島一命,更是全球一命

  • 更新2021/09/01 11:57
  • 發布2021/08/31 17:34
  • 作者/ 香功堂主

延續第一集小而美的精神,《噤界2》沒有刻意做大場面(我喜歡這樣的格局):阿伯特一家被迫離開生活超過四百天的家園,尋求幫助,並與外界有更多的互動。觀影前,很擔心續集會著重在人性之惡、會有冷酷的軍政府或邪教團體等情節(就像大部分的災難片),幸好這部分的情節僅只點到為止,人與人之間的互助與關愛,仍是續作的主軸。

約翰·卡拉辛斯基(John Krasinski)執導的《噤界2》,沒有第一集那麼地令人驚艷,但它仍是一部出色的續作:密閉空間帶來的壓迫氛圍,足以讓觀眾看得提心吊膽(部分橋段像是在跟《侏羅紀公園》致敬),而且角色的情感厚度,能夠有效地延展。

(以下可能有雷,請斟酌觀看)

圖片
《噤界II》劇照。(圖片來源/派拉蒙影片粉絲專頁)

為能消滅聽力敏捷的神秘怪物,女孩蕾根(Regan)離開母親與弟弟,帶領父親的友人艾密特(Emmett)前往一處小島的廣播站,準備用高頻音律對付怪物......

「我教過你該怎麼做,保持冷靜,你擁有需要的一切,一切都有。」

《噤界2》最打動我的部分是劇中姐弟:蕾根和馬克斯(Marcus)的成長曲線,無論是第一集或續作,父母親不斷訓練孩子們獨立時所需的技能,父母不只是保護者的角色,更是經驗的傳遞者,即使自己不在身邊,孩子也懂得自救(甚至拯救他人)。而這對姐弟沒有讓他們的父母失望,在關鍵時刻承接起父母親的位置,一個學會幫助弱小,一個懂得捍衛家人,他們都成為父母親所期待的樣子:一個「保護者」。

另外,《噤界2》片中,艾密特和蕾根搭乘船隻來到一座小島,由於怪獸不會游泳,這座小島彷彿是世外桃源,維持著相對「正常」的生活。只是島上居民安逸許久,缺乏危機意識,他們大方接納艾密特和蕾根的到來,卻忘了檢查船隻是否有夾帶怪物,形成防線破口。

疫情期間看電影,很難不跟現實生活情境做比對。

一、蕾根和馬克斯的父母親示範了「超前部署」的重要性:提前做好危機來臨時該如何處理與應對的流程,反覆練習,將會決定事件會往好或往壞發展的關鍵。若是突發事件破壞了原有的應變模式該怎麼辦?要懂得「滾動式調整」,亡羊補牢,試著把傷害降到最低。

二、《噤界2》片中的小島像極了台灣的處境,相較於世界其他國家,台灣去年一整年的平安無事,極其難得。然而,大疫年代,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夠永保安康,一點點的鬆懈(例如沒有徹底檢查上島船隻是否有危險/沒有遵守防疫規定),就可能引發慘重傷害。

三、「妳不知道那些活下來的人,他們變成的樣子。他們並不值得被救。」

《噤界2》片中的「災難」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天災(怪獸/病毒的肆虐),人類得要想辦法與其對抗(找到怪獸的弱點/研發疫苗);一種是人禍,《噤界2》裡的部分倖存者,要不如艾密特般獨活、要不洗劫其他倖存者以獲取資源。然而,當艾密特和蕾根順利登上沒有怪獸的島嶼時,島上居民對待艾密特和蕾根的態度並不惡劣,災難當前,依然保有對人的善意,這其實是《噤界2》最溫柔的論述。畢竟,當世界陷入一片火海,一個島的獨活,也是一種悲傷。換個方式來看,如果蕾根沒有登島並提供擊敗怪獸的方法,其他各地的倖存者或許永遠只能「安靜」地活著,再也無法回歸正常生活(不只是全島一命,更是全球一命)。

最後,《噤界2》的演員群戲整齊,艾蜜莉·布朗(Emily Blunt) 將母親的堅強與脆弱,詮釋地深刻動人,飾演艾密特的席尼·墨菲(Cillian Murphy),從冷漠到扛起責任,心境轉折完全說服觀眾。劇中兩位年輕演員,飾演蕾根的米莉森·西蒙斯(Millicent Simmonds)和飾演馬克斯的諾亞·朱佩(Noah Jupe),不只是外貌比第一集更為成熟,表演也比第一集更加穩重,沒有過度表演的油氣,相當難得!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