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人物-有情人

竟讓導演打電話向舒淇取經!《消失的情人節》大霈將問鼎2020金馬影后

  • 更新2021/02/09 17:46
  • 發布2020/11/02 15:49
  • 作者/ 洪宥鈞

由陳玉勳所執導的魔幻浪漫愛情喜劇《消失的情人節》,自從上映以來便掀起討論熱潮,也入圍本屆金馬獎11項大獎,成為最大贏家。其中首次在電影獨挑大樑的李霈瑜(大霈),更是首次獲得女主角提名。

大霈首次獲得金馬女主角提名。(圖片來源/劇照)

公布入圍名單當天,大霈在高雄深山錄製外景節目,主題恰巧是「偏鄉郵差」,跟電影的郵局行員角色相符,如此巧合的情況下,在得知入圍那一刻,讓她直接在現場崩潰大哭。

從不認為自己是演員的料,卻沒想到有機會走入華人電影最高殿堂,這一位外型亮眼的活潑美少女,歷經廣告拍攝到節目主持,她的演員之路從這一刻正要開始發光!

Q:還記得公布入圍名單那一刻你在做什麼嗎?

公布入圍名單那天,我剛好在固定的外景節目主持,那時候人在高雄深山,收訊並不穩定,靠著微弱幾格尋號看直播,因為當天節目主題是「偏鄉郵差」,身上正好穿著郵差制服,看到最佳女主角第一個唸出我的名字時,當下直接瘋掉大哭,不敢相信一個沒有演戲經驗的人,竟然會跟金馬獎沾上邊,太不可思議了!

Q:過去你的表演大概處在什麼樣的狀態?

我第一個正式戲劇作品是《海人魚》,在裡面就是飾演自己,所以並沒有對我的表演有太多雕琢,在鏡頭前都是非常隨心所欲,對我來說那不算是真正的表演,因為那就是我自己,直到接到「楊曉淇」(《消失的情人節》女主角),真的給自己巨大衝擊,除了個性反差外,許多表演技巧都是從未過有的挑戰,一切都是陳玉勳導演一步一步把我磨出來的。

Q:當初如何接到「楊曉淇」這個角色?

勳導最早知道我就是在台北電影節放映的《海人魚》,當時他是評審,看片完後覺得我的表演非常自然,然後外型上又不是一個特別出色的女生,所以就找我來試鏡。

試鏡那天,一走進現場,就看到導演、監製如芬姐、烈姐三人坐一排,沒想到他們看到我竟說「居然是一個這麼漂亮的女生」,當下聽到其實有些傻眼,後來又問我「你可以演喜劇嗎?」點頭答應後也沒做什麼特別試鏡,就這樣入選了,沒想到卻成為導演夢靨的開始(笑)

Q:為何說是夢靨?開拍後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其實應該是導演遇到生涯最大的困難(笑),因為他沒想到竟然會把我從頭磨到尾,把他逼到快要發瘋,從開拍到殺青,他就是不斷地罵,激發我內心的能量,加上本身又很需要被他罵、被他刁,挖出自己從未看過的表演能力,才有機會走到這邊。

我記得導演對我說過最深刻的一句話是:「大霈,你要學會懂得看自己的好,我不會是你的武器,也不會永遠在你身邊。」這句話讓我茅塞頓開,終於發現身上不同過往的強項。

大霈在片場時常被導演罵、激發能力。(圖片來源/劇照)

Q:哪一場戲讓你印象最深刻呢?

哭戲是我最難挑戰的橋段,畢竟身為主持人,要在鏡頭前流淚很不習慣,所以最後一場楊曉淇跟阿泰一年後在郵局相遇的那場戲,讓我備感壓力,連導演都無比焦慮,甚至當天拍攝前一天劇組幫他慶生,都禁止我參加,怕我沉浸在太快樂的情緒裡。

最好笑的是他竟然打電話問舒淇:「我的女主角哭不出來該麼辦?」結果舒淇告訴他要我不吃澱粉、讀本、好好睡覺。開拍當天,全劇組的人都被下令不准理我,我好像被大家排擠遺忘,正式來時,抬頭一看到劉冠廷,眼淚就自然流下來,真實自然的反應,連我自己都嚇一跳。

Q:「楊曉淇」的個性跟你相似嗎?你喜歡她哪一點?

剛讀本的時候,會覺得這個女生性子好急,跟我一點都不像,但開拍之後,漸漸發現她內心柔軟的地方,例如她的善良與純真,即便遇到渣男還是認命勇敢追愛,就算被辜負也不會去報仇,跟同事相處也很自在可愛,她就是一個我們生活周遭會出現的女孩子,療癒大家內心,彷彿給人心靈按摩一下,這是我喜歡的地方。

另外她的古靈精怪個性,還有活潑大方的外在表現,甚至敢愛直衝的感情觀,某程度來說,都跟我些許類似。

Q:這部片有許多老派設定,包含寫信跟聽廣播,你也是一個老派的人嗎?這兩件事在你成長過程中曾發生過嗎?

都有!小時候我在紐西蘭長大,其實當地沒有什麼休閒娛樂,電視節目也很少,所以反而很常聽廣播,那時會幻想自己是電台主持人,自己在收音機前說說笑笑,還會拿空白錄音帶做「Mixtape」,把喜歡的音樂錄在一起,分享給朋友,例如新好男孩、綠洲合唱團、野人花園等。

另外我也很喜歡寫信與收信,五年級回來台灣後,常常寫信給跟同學聯絡,我覺得等待信件來臨那一刻心情是非常微妙的,然後我到現在還會用底片機拍照,這些老派記憶的延續,都是生命不可被取代的浪漫。

Q:時間暫停的戲是最魔幻的時刻,也是表演的一大考驗,當下最困難的地方在哪呢?

其實這是整部片我最爽的片段,因為沒有一句台詞(大笑)!

前半段在台北太苦了,被導演罵到我都懷疑人生,來到嘉義後只要不動交給劉冠廷就好,但其實叫我不要動,身體很皮就會不由自主想動,偷動還會被罵,有一點想笑場都還要用力憋住,有時生理反應眼睛忍不住太痠想眨,也會被警告,因為眨一下後製就要修一次。

Q:面對Duncan跟劉冠廷兩位男演員,對戲過程中有什麼趣事?

Duncan是現場的開心果,只要有他在都會出現笑聲,不過我們在跳「泰國蝦」舞的時候卻一直NG,那段邀請跳舞的喜劇節奏其實很難抓,兩人調整很久才找到看似很合拍的默契。另外在合唱〈愛情限時批〉也困難重重,因為要挑戰音癡的方式唱歌,還要一起跳舞,恥度完全放開到無極限。

至於劉冠廷在拍時間暫停的戲時,因為他要揹我去海邊,必須要搭竹筏小艇才可以過去,揹的過程中,我都輕聲在他耳旁說:「不好意思,我很重,讓你揹這麼久」也算是另一個難忘的記憶。

大霈與劉冠廷。(圖片來源/劇照)

Q:面對愛情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對於「母胎單身」的人又有想給他們哪些鼓勵?

人生不可能遇不到你喜歡的人,但在這之前要記得先好好愛自己,並且不要絕望。在感情路的路上總會遇到各種跌跌撞撞,可以沮喪但不要絕望,也記得不要責備自己,好好守護愛人的能力。

過去我也不太懂得如何好好愛自己,學習了解之後,才會知道哪些是優點,好好珍惜去愛護這些屬於自己迷人的地方。另外也想提醒那些還在感情猶豫的人說,把握當下,別讓機會悄悄溜走了。

Q:電影中你獻唱主題曲〈Lost & Found〉,並入圍金馬最佳電影歌曲,這首歌是在什麼樣的靈感下創作出來的?

高中的時候開接觸樂團,後來有段時間幾乎不太唱歌,直到朋友的酒吧開幕才又開始接觸音樂,並且練習創作,前幾年跟當初玩團的同學討論「不然我們來組團吧」就這樣成立了「瘦瘦英雄」。

這次在電影,嘗試為主題曲填詞,譜寫一段失物招領的故事,也找來團員一起編曲,原本希望是都會、後搖曲風,結果被導演推翻,改成民謠版本,歌唱方面他也給了很多建議,我都笑他是私下的「配唱指導」。至於入圍金馬獎電影歌曲也是完全沒想到,只能說老天爺太眷顧我了,有點承擔不起。

Q:走過節目主持,再到演戲,現在又加了歌唱,這三件事你覺得哪一項最困難?

主持的困難度最高,畢竟算是公關性質的工作,必須跟素人與來賓互動,需要花很多時間讓對方相信我,還要顧及所有工作人員的氣氛與狀態,他們都會受到主持人的影響,其實非常累。

相較於演員就很幸福,只要顧好自己即可,不用管其他人,也不用管現場氛圍,只需要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雖然跟主持一樣都是面對鏡頭表演,但演員比較像是一種狀態,彼此之間有很大差別。

至於唱歌就是輕鬆休閒表現自己的一種方式。接下來在明年初會有另一檔戲《大債時代》上檔,描述一位鏗妹,生活過得很平凡、節儉,只為了在大城市買房子,給媽媽安居的住所,某程度也是反映時下年輕人的生活狀態。

Q:如果生命比別人多一天,你會想做什麼事?

我會去水果攤吃一輪水果,芒果、西瓜、水蜜桃通通吃光,然後到河邊,沒有人擠人的地方放空。

更多太報報導
國片實力大爆發!推薦四部金馬強片,包準看完還想二刷
跟著Netflix去旅行!追這5部影集讓你在家也能偽出國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