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翁煌德專欄|讓國外影人大讚的高雄電影節:XR單元總評

  • 更新2021/02/09 17:20
  • 發布2020/11/04 15:29
  • 作者/ 翁煌德

年初在疫情尚未席捲全球之時,有幸來到日舞影展體驗VR單元。當時也是我繼中國青島砂之盒沈浸影像節之後第二次專程前往國外欣賞VR作品,原本期待甚高,最後卻大失所望。首先在場地規模就特別小,各個作品的體驗環境也因此有些限制。在VR360(即沒有互動的VR創作)的單元,也沒有看到任何突破性的作品。

這才知道原來國外影人都大讚高雄電影節(以下簡稱雄影)的策劃用心而講究,完全不是客氣之詞。

本屆雄影繼續由選片人李懷瑾繼續掌舵XR單元(VR、AR、MR與數位科技藝術的混合總稱),租下一整個駁二倉庫進行策劃。走進大廳之後,得再經過驗票,穿過長廊之後,方能進入主場地。整個過程帶著一種儀式感。每一個作品都獲得一個單獨的隔間,互不干擾,並有工作人員單獨協助佩戴設備、講解注意事項。

每一個作品都獲得一個單獨的隔間,互不干擾。(圖片提供/高雄電影節)

有別於其他影像創作形式,由於XR作品必須配戴簡稱「頭顯」的頭部顯示器,特定作品也需要以手持進行遙控互動,因此相當倚賴工作人員的引導。

與雄影現場的工作人員攀談得知,事前的工作訓練頗為充足,除了本身必須先行體驗,也得掌握與體驗者溝通的技巧。甚至可以看見工作人員在現場與體驗者說明創作導演的理念,令人相當印象深刻。

展覽設計確實可觀而細膩,比往年更上一層樓。但參展作品或許仍受限於現下技術,未必有太驚人的突破,整體看來的感受與在日舞參展時相去不遠。

法國導演皮耶.崇多維克(Pierre Zandrowicz)這次也有新作參與競賽,他過去執導的《我,菲利浦 I, Philip》(2016)咸認為是VR經典之作。

這也是我首次與VR結緣時欣賞的作品,畫面採動畫結合實景,讓觀眾悠遊於虛擬與現實之間。

或許是意識到了實景在畫質上的限制,加上新作《凝視入鏡:心的訊號 Mirror: The Signal》(2020)的科幻企圖心,這次採用全動畫呈現。但最後至關重要的「凝視」,卻因為人物真實感不足,而削弱了創作者原先的企圖心。

日裔加拿大導演沖田.藍道爾(Randall Okita)執導的《沖田先生的記憶劇場 The Book of Distance》(2020)在觀眾票選排行榜上始終居高不下,最後更順利抱得本屆雄影的VR金火球大獎。

作品一樣是以動畫進行創作,搭配導演本人的旁白,回顧他祖父母輩離開日本廣島,遠渡重洋來到加拿大的開拓史。觀眾受邀與導演的祖父母一起通過海關、築房(必須依照指示進行互動)。

導演提到自己的祖父母與父母輩甚少提及當時所受到的苦難,但透過對家族歷史與史料的爬梳,便知當時因為二戰期間的排日情緒,他的祖父也曾被關入集中營,遭遇歧視。

沖田.藍道爾邀請體驗者一同經歷這段歷史,很難得的透過穩健的敘事調性,創造戲劇張力,在廣島原爆一幕更具有催淚效果與震撼力。雖然就互動的操作上仍然無法流暢、報紙與信件的畫質也未盡清晰,但本作至少仍顯示了XR作品可能創造出來的可能性。

《沖田先生的記憶劇場 The Book of Distance》獲本屆雄影VR金火球大獎。(圖片來源/劇照)

但論起整體的成熟度,最好的作品,卻還是要回來談皮耶.崇多維克。他這次以觀摩身分參展的另一部作品《藝術文明之光:夏維岩洞 The Dawn of Art》,質感實在令人驚嘆萬分。由於這部作品不需要體驗者看到太具體的人像與文字,保持距離感地觀賞壁畫、星空與山谷,使得作品的真實性格外提升。

體驗者得以持火炬照亮夏維岩洞遺留的史前壁畫,與人類祖先一同將來到距今三萬五千年前的舊石器時代。皮耶.崇多維克創造了令人敬畏的浩瀚景觀,而且具有詩意,真正有引人沉浸的奇效。

由此可延伸,XR作品若要真的擄獲體驗者,若不是具有互動性讓觀眾有參與感(包括視覺與體感),就是得要有奇觀的展示。以後者來說,體驗者可能難以一探夏維岩洞風采,更不可能回到舊石器時代,但透過該作品,卻能彷彿實地踏上旅程。

《藝術文明之光:夏維岩洞 The Dawn of Art》。(圖片來源/劇照)

這次入選VR競賽的《阿波羅登月計劃 1st Step》(2020)更是直接帶領體驗者與三位太空人登上火箭,直奔月球。礙於技術限制,部分鏡頭略顯虛假,但如果未來在畫面擬真度與頭顯畫質有所提升,相信能帶給人的感受可以更為震撼。

而目前VR360在戲劇性敘事語法的探索,感覺已經告一段落了,《虛擬自由 VR Free》(2019)已經展示了未來VR360的樣貌,就是紀實至上。

這是伊朗導演米拉德.唐斯爾(Milad Tangshir)的創作。他讓監獄裡的受刑人戴上頭顯,進入舞廳、足球場、海底,甚至與妻小相會。明明人在囹圄,霎時間卻以為自己獲得了自由。

幾年下來總有許多VR360作品試圖以戲劇方式呈現,但最後為了引導體驗者理解,還是得透過場面調度讓人看向導演指定我們必須去觀賞的位置。

如果是這樣,以傳統戲劇呈現效果豈不是更佳?所幸今年的高雄原創VR作品如《霧中》(2020)、《人之島後》(2020)與《喚說其語 Ep.1 潛入西拉雅》(2020)等作都要跳脫出戲劇迷思,而是以紀實影像為主,令觀眾自行掌握視覺焦點,有些也具備一定互動性。

目前XR技術尚在初始、最有動能的階段,變化很快,或在今年疫情之時,許多專家潛心研發新技術,突破的技術革新已然發生?誰也說不準。期待明年的高雄電影節不止能繼續在台灣扮演XR領頭羊,也能在國際都站穩一席之地。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親愛的房客》是鄭有傑最殘忍的作品:全心全意地愛一個人,到底哪裡有錯?
國片實力大爆發!推薦四部金馬強片,包準看完還想二刷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