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設計

《大家都有病》朱德庸:愛情就像鬼,幽默比婚姻更歷久彌新

  • 更新2021/05/14 14:38
  • 發布2021/05/14 12:40
  • 作者/ 日日好日
圖片

正經八百的愛情理論書,遠不及四格漫畫裡的幽默呈現,猶記當年能在《中國時報》中看見四格漫畫就是件幸福的事,早期報紙文字排版遠遠大過圖片,漫畫連載是奢侈品,《雙響炮》一記打響了名號,還沒受訪前報章、雜誌界誤以為這名畫家來自國外,認為東方人沒有辦法用漫畫敘述夫妻相處的矛盾。朱德庸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一針見血地替我們打開華人的婚姻觀。他說:「畫雙響炮是在25歲左右的時候,那個時候對人生充滿了各種疑問,婚姻就是當中一個最大的疑問,華人的婚姻都是變態的,表面上都好好的,但是其實裡頭問題都很多,小時後看過許多夫妻出來散步後一人走一邊,其中一個過世的話剩下的那個會開心的不得了!真是夠變態的。」經歷了四年的職涯, 學著融入社會,也學會與社會分手,總是在最前頭的創作人朱德庸決定開起新的篇章,離職後首篇人生漫畫叫回家吃自己。

第一批SOHO族難免是孤獨的,台灣大部分的工作者都是附和在企業下,鮮少有人能脫離體制,憑著天賦跟高創作量,朱德庸走過考驗,成了首批存活下的SOHO族。巔峰期間生活圍繞著工作,當時七、八本雜誌,四、五份報紙同時進行,每天長達12個小時創作,今天是星期幾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稿件是否能如期繳交。朱德庸開玩笑說:「你很厭惡一天上班8小時於是你當SOHO族, 然後你一天工作就變成14個小時,上班打混是偷老闆的錢跟時間,為自己工作上班打混是偷自己的時間跟錢。」雖然聽起來有些哀戚,確實是每個想為自己工作的人必需思考的事,離開體制以後你的生存率又有多少?值得玩味思索。

畫了無數男女愛情觀的朱德庸,如果他是個漫畫角色,他會是個先知,能給予生命每件事觀察,繞過表面的混沌跳脫框架、直搗核心,形容男女間的差異在於品種上的不同,頗有朱式幽默,他說男生是狗,女生是貓,適當的狗跟適當的貓是其實可以相處的。但我們更好奇鮮少發表自己愛情觀的他,是否就跟自己的創作一樣,隨時想開愛情一個玩笑。

很久前我給愛情有個定義:「愛情就像鬼,大家都在談論它,但沒有人真正看過它。愛情觀其實很簡單用幽默的心態去面對,以及要想清楚這個人是不是你想要的,想清楚了任何問題都有辦法解決。 喜歡一個人不會去考量收入、家世背景,當中涉及越多層面的考量離愛情就更遠了。就像喝一杯咖啡,取決於好不好喝、想不想喝,而不是這咖啡杯值多少錢而覺得好喝,所有的一切加了太多雜質就會不夠純粹,你喜歡我;我喜歡你,不考慮其他的就是真正的愛情。」《大家都有病2》這是朱德庸最後一本講愛情的書,不討論愛情後創作出更多有趣的議題,不再只是四格漫畫,而是滿版無框架式的創作方式,我們也跟著他從愛情中畢業。

圖片
愛情就像牢籠,《大家都有病1、2》再一次以「朱式幽默」諷刺之筆戳破這個愛情時代的華麗泡沫。

本次的採訪世界正在受難,朱德庸樂觀看待未來,重新洗牌定義人生真正的先後順序,思索起這場變故能給我們什麼啟發,他想了想:「疫情可以讓我們看到人的本質,褪去物質、名氣還剩下什麼? 現在很適合研發真愛APP,因為碰不到面而產生考驗,就像原先你在經濟上符合對方的期待,因為疫情失業了要面臨經濟上的難題,彼此還會想繼續嗎?軟體名稱就叫真愛APP,細節沒多想,最終就是要測出是否為真愛。」即便訪問的尾聲還是能讓我們陷入朱式幽默,原來這才是最高境界,戲謔後的產生省思,2020是時候回歸最純粹的愛情。

作者:汪凱萍    圖片:朱德庸工作室提供   文章出處:日日好日

本文獲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朱德庸

幽默大師,他認為世界荒謬又有趣,每一天都不會真正重複。他曾說:漫畫與幽默的關係,就像電線桿之於狗。作品引領流行文化二十餘載,代表作《雙響炮》、《澀女郎》、《什麼事都在發生》、《大家都有病1、2》、《絕對小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