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設計 生活-性別

漫畫《春心萌動的老屋緣廊》:當我們快樂的與BL萌在一起

你有不為人知的特殊嗜好嗎?覺得這個嗜好一旦揭露,就會被投以「你知不知道自己幾歲了」的異樣眼光?宅文化的確有個微妙的年齡界線,是專屬於學生的消遣,出了社會的「大人」若極度沈迷動漫電玩,總無法避免被貼上怪咖的標籤。

所以在漫畫《阿宅的戀愛太難》中,可以看到四個極力想掩飾自己很宅的菁英上班族日常,或是《大叔喜歡可愛小玩意》的大叔男主角,礙於身份,只能偷偷羨慕女同事的可愛文具筆。撇開生理限制,什麼年齡適合做什麼事,到底是誰規定的呢?我們是不是都被「適齡」的想法給束縛了?

圖片
《春心萌動的老屋緣廊》中,七旬老太太市野井與女高中生小麗,透過共同嗜好BL漫畫與各種趣味互動,也逐漸形成一道溫暖的風景。(圖片來源/bookwalker)

或許這就是我很喜歡《春心萌動的老屋緣廊》的原因吧!喪夫獨居的七旬老太太市野井,意外結識了在書店打工的女高中生小麗,沒想到這竟成了她一頭栽進BL(Boy’s Love,專指男男相戀的題材)漫畫世界的開端,而在略顯孤寂的日常生活中,年齡相差近一甲子的她們,透過各種趣味互動,也逐漸形成一道溫暖的風景。

畫家鶴谷香央理的筆觸樸素淡雅、水彩質地般的設色相當溫暖,對各個年齡的女性都有很細緻的觀察,她不但能描繪女高中生在青春期彆扭不安的心情,同時也能對高齡女子的獨居生活有深刻的描寫。劇情節奏徐緩自然,卻又偶爾在不經意的時刻逼出讀者眼淚,是一個暖心、且具有獨特溫柔與關懷的珠玉之作。

圖片
在學校無法順利與同學社交的小麗,意外的與打工書店裡的客人市野井老太太,成為了能大聊BL漫畫的忘年之交。(圖片來源/bookwalker)

跨越年齡鴻溝的萌之力

社會上有一種說法,建立友誼最快的方式,就是共享「秘密」。在故事中,「喜歡BL」就是兩位女主角間的秘密,同時也是兩人靈魂上的樂園。起因只是覺得「封面畫得好漂亮」的老太太,透過BL體驗了許多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想為他人的戀情大力應援、第一次期許自己要活到九十歲才能看到漫畫結局、第一次參與同人誌漫畫展,對她而言,原以為生命中只剩下不斷的失去,沒想到在遲暮之年,人也還能幻想、期待跟心動。

而對高中生小麗而言,因害怕被視為怪咖所以選擇當個低調的小腐女,不善交際且對外貌缺乏自信,她羨慕BL裡的角色總能無所畏懼地擁抱自己喜愛的事物,青春期的她渴望對自己活得更加坦承。BL這個元素在漫畫中就像是一面鏡子,照應出不同世代女性角色的內在需求。

為什麼女生喜歡看BL?無論是想得到禁忌的快感、讓想像力奔馳、或反抗社會的性別標籤,總之生活越累,女性同胞們就越渴望透過BL文化建立一個擺脫煩悶日常的小天地。大家可能不見得都是專業的腐女子,卻也多少能體會男男互動間讓人嘴角上揚的心動萌點。

如同大眾媒體開始發現,將運動員間的兄弟情塑造成「基情」是一種能製造話題的趣味,BL確實存著一股萌動的力量正逐漸反攻主流文化,市場出現了越來越多的BL劇和相關流行語,甚至在演藝人員的商業操作上,具BL的萌特質都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設。

圖片
市野井老太太第一次參與漫畫同人誌博覽會,排隊、攤位攻略、找喜歡的作者簽名...,前所未有的宅文化體驗讓她的老年生活又注入了新活力。(圖片來源/bookwalker)

當一個快樂的老阿宅,有何不可

漫畫中的老太太描述自己第一次走進漫畫同人場時的悸動,「就像兒時第一次辦家家酒般,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受」。儘管如此,社會大眾對於有著宅嗜好的高齡族群,並非皆投以正面鼓勵的眼光,無論是帶著60支手機上街抓寶的寶可夢阿伯、或是外套印著「我們有的是時間殺人」、平均年齡七十歲的瑞典銀髮族電競隊伍,這些新聞報導都是帶著奇觀的角度。

熟齡的次文化愛好者,要撕掉的刻板標籤可不止一項,我們對老年的生活想像,莫非真如此匱乏?《年齡歧視》一書中提到,每個人都正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在變老,因此其實並不存在所謂「適齡」這件事,在哪個時間點適合做哪件事的條件,不必然與生物性和社會文化相關。能夠泡茶種花頤養天年的生活固然很好,但能追劇、玩寶可夢、看BL動漫的生活也很棒,只要心有熱情,變老就不悲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