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工藝 文化-影視 國際焦點-歐洲

巴黎回顧展獲好評 蔡明亮:創作會焦慮但求心定

  • 更新2022/12/05 09:02
  • 發布2022/12/05 09:00
  • 作者/ 中央社

導演蔡明亮巴黎龐畢度中心「取經」大展與最新長片上映獲得法國觀眾熱烈迴響。蔡明亮向中央社坦言,創作時為求好會焦慮,但年事漸長,如今創作都是貼近生活,往內心看,讓心安定,而非外求。

圖片
導演蔡明亮(左2)、駐法國台灣文化中心主任胡晴舫(左)、龐畢度中心館長勒朋(Laurent Le Bon)(右)、龐畢度中心電影部負責人何佛達倫(Judith Revault d'Allonnes)(右2)11月25日開幕式合影。中央社

蔡明亮裝置藝術展暨影片回顧展「取經」在駐法國代表處台灣文化中心(巴文中心)與龐畢度中心(Centre Pompidou)合作下推出,11月25日起在巴黎龐畢度中心展出。最新長片「日子」(Days)也於30日在法國影院上映,獲各年齡層觀眾好評。

「日子」是沒有對白的長鏡頭電影,受藝文界矚目,多家媒體給予極高評價。11月29日,法國世界報(Le Monde)與解放報(Libération)都大篇幅評論蔡明亮的龐畢度大展與電影。世界報稱「日子」「記錄當代異化的寂然」;解放報則形容該片為「時間的持續」。

蔡明亮與法國淵源至深、關係緊密,多部作品獲得坎城影展青睞,更受羅浮宮邀請拍攝電影「臉」,也曾獲得法國藝術與文學軍官勳位。

蔡明亮11月2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談及法國,「法國觀眾,包括電影節與藝評界人士,對於我的作品比較關注,可能因為我從第一部片就進入市場,一直被肯定、被鼓勵」。他笑著表示:「來這邊就覺得比較容易一點,觀眾也非常容易理解我的作品,我覺得很好。」

圖片
蔡明亮說:「我只記得走出戲院巴黎非常冷,大概3度 ,但心裡暖暖的。」翻攝FB@蔡明亮


他分析原因,認為歐洲觀眾普遍較能接受不同的事物,也很容易理解不同的表現;即便不理解也不會抗拒,願意靠近。「這跟亞洲觀眾有點不同,我們可能傾向把門關起來,彷彿對方不存在。」

因此,蔡明亮近年與各大館院合作,致力推廣美學教育,率先打破電影和美術館的界線,把影視作品帶進美術館,或把美術館的作品帶到電影院裡播放。

他說:「希望在我生活的地方,特別是台灣,能加強觀眾訓練,最好是在美術館,而非電影院,這不是看商業片就可改變的。希望養成從小進美術館的習慣,以培養觀眾。現在台灣比較不錯,美術館林立,有各種美術、文藝活動,家長觀念也比以前更開放一些,我覺得將來的小朋友會和現在有所不同。」

「取經」展除放映劇情片外,更呈現自2012年起發表的「行者」系列9部作品。其中第9部行者作品「何處」是特別為此次展覽創作,實地於巴黎龐畢度中心內部與周邊取景拍攝。

世界報再次於3日刊登評論,分析蔡明亮展覽內涵,形容為「以緩慢作為抵抗」,而「行者」則是「給緩慢的頌歌」。

蔡明亮說,「行者」元素簡單,拍攝李康生漫步經行在世界不同角落,如1400年前的玄奘法師西天取經、勸世。「我在創作時,可能也有種渴望,覺得世界可以再慢一點,不要如此匆忙,追求的東西不必那麼多,讓世界原來的樣子美好地呈現出來。」

他告訴記者,「行者」至今已超過10年,後面還有計畫推進。「我猜『行者』不會停,它可能會是我最長的一個作品。」

然而蔡明亮坦言,每次在創作前都會焦慮,「因為想把它做好」。他說:「『行者』是非常簡單狀態的呈現,也就是走路;李康生能走我就能拍,只要找到拍攝地點的特色我就能拍。但是要拍得好其實是不太容易的,所以拍的過程會焦慮是真的。」

記者詢問為何選擇長時間記錄李康生,蔡明亮的回覆同時談及目前的創作心境。他表示,這已變成一種習慣。

他說:「創作不是商品製造。對我來說,創作非常個人,生活裡面有什麼就拍什麼。我不是一直在擴張生活的人,也不太往外跑,所以我生活範圍其實蠻小的,反而比較是往內看,往自己心裡看,看心如何安定,尤其到有年紀後,就不太會外求了。若要創作,大概就是創作生活這個小範圍,李康生還是跟我比較靠近,是我可以觀看的一個存在。」

蔡明亮「取經」展在龐畢度中心展至2023年1月2日,放映蔡明亮1989年至2022年的作品,包含劇情片、短片、影集、紀錄片等放映35場,並規劃13場映後座談、大師班及觀眾見面會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