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工藝

銅為明智、鑼為靜心—國寶級銅鑼大師吳宗霖、吳宗栩父子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8/06/29 00:00
  • 作者/ 林淳芳
  • 採訪/林淳芳 攝影/楊翔名 後製/施筱慈、劉煒堯

偌大灰陰的新北市,落著一片與世隔絕的仙境—烏來,不論四季、不論風雨、不論陰晴,到了下午四點時,烏來溪隔岸鑼鼓合鳴交織的天籟,循聲一探,是台灣國寶級銅鑼大師吳宗霖與馥蘭朵飯店優人神鼓以音對話,一去一回,饒富詩意、禪意、美意。

「以銅為鏡可以明智,以鑼為樂能靜心。」這句話道盡台灣國寶級銅鑼大師吳宗霖數十年鑽研銅鑼無怨無悔的心境。

隱居新北市烏來山林吳宗霖,是台灣少數僅存的手工銅鑼藝術家。曾經從事電子工程、水泥工程的他,因緣際會愛上銅鑼的聲音,便毅然決然放下穩定的收入,到工廠當起製鑼學徒,經過三十幾年的琢磨,吳宗霖不但製作超過6000多片銅鑼,更融合了調音的技術,完成一套「國際標準音」的音階鑼,名為「福爾摩沙之音」,讓不同的鑼,可以敲出不同的聲音與音階,讓銅鑼不只是陪襯,而是足以獨當一曲的樂器。

吳宗霖為我們表演許多不一樣的銅鑼,他投入的閉上雙眼,邊說著:「你的心被短暫的鑼聲吸引,吸引了就是一種單一,單一就是專注,能起靜心的作用。所以,以鑼為樂能靜心。」

1989年,吳宗霖返鄉在烏來成立留仙居工作室,以荷為友、以銅維生,吳宗霖說:「在過去勉強可以靠著銅鑼生活養家,但是差不多進入90年代中期,銅鑼市場一路往谷底跌落,到現在如果單單只靠銅鑼想生活,根本不可能。」話語裡的無奈卻從未擊倒吳宗霖,他知道理想與現實有落差,他卻靠著自己對於銅鑼的熱情,將二者中的落差銜接,不再單單只專研銅鑼,更投入銅雕藝術,從傳統到創新,每個作品都有吳宗霖熱愛生活的影子。

吳宗霖的獨子吳宗栩,與父親定居烏來,刻苦學著製作銅鑼的技巧,日日敲著。

吳宗栩說:「我沒有想過我會回來做銅鑼,我以前也不想。」餐飲科畢業的宗栩,在校表現優異,更獲得縣長獎殊榮,也因此剛畢業時,宗栩並未想過要留在烏來家中,繼承這個從小看老爸一路敲敲打打的事業。

「做這個很累,又賺不到錢,可是看到爸爸可以做一輩子,就覺得應該要幫忙他,所以就這樣慢慢地做,我居然也感受到相同的喜愛和熱情。」宗栩揮落眉頭的汗,邊打起悅耳的銅鑼樂曲。

然而,他說工作跟生活相接在一起,父親兼為老闆,有時候壓力也隨之而來。「我知道我父親是國寶級人物,我知道我比不過他,但是當大家都一直以『我是大師的兒子』好像我就必須要什麼都超厲害一樣…」這條製鑼之路,曾讓宗栩怯步,而現在,他跟著父親學習,父子倆一槌一打,合作無間。

對於吳宗霖來說,兒子的幫忙,成了支持他的力量,儘管收入一直是個問題,但他也從未放棄,他說:「我的行業是很特殊,可是收入真的也很特殊,特殊的少,少的可憐。一講到錢的事情,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這人情世故,頭都快抬不起來。」
或許也因此深深體會到,製作銅鑼不能致富,但是只要用心領受、順其自然,就會有真正的成就,技藝或許可以純熟,但藝術卻無止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